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North Korean leader Kim Jong-Un,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FRED DUFOUR,BRENDAN SMIALOWSKI,TORU YAMANAKA/AFP/Getty Images

美国和中国的朝鲜机遇

纽约——虽然并非显而易见,但朝鲜很可能是苏联解体后美中关系最大的机遇。无论这种潜力能否实现,它存在的原因都不难理解。

近半个世纪前,当代中美关系诞生的基础是关于苏联对两国构成威胁的共同忧虑。美中关系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句古老格言教科书式的案例。

除了共同敌人的消失,这样的关系几乎可以抵御任何东西。当然这恰恰是1989年冷战结束和1992年初苏联解体时所发生的问题。

但美中关系却找到了经济相互依存这一新的理论基础,因而表现出惊人的韧性。美国人乐意购买大量相对廉价的中国制造商品,对上述商品的需求为数千万从农村贫困地区迁移到快速扩张的新城市的中国人提供了就业机会。

对美国人而言,向广阔的中国市场出口的可能性令美国人着迷。中国市场迫切希望得到国内无法生产的更加先进的产品。许多美国人还认为贸易能够使维护既有国际秩序与中国的利益挂钩,从而增大了中国作为强国和平崛起的几率。相关希望是政治改革能够适应经济增长。而这样的理念导致美国决定在2001年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

现在,多年以后,一直作为中美关系基础的经济关系正越来越成为威胁两国关系的摩擦发源地。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远超过进口,导致美国丧失了成百上千万工作岗位,而并未像预期的那样开放市场或者兑现改革诺言。此外,中国政府继续补贴国有企业,而且要么窃取知识产权,要么将转让知识产权作为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的先决条件。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普遍对中国持批评态度,即使他们对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某些补救措施仍存在争议。而批评不仅限于经济事务。中国在境外表现高调越来越引发美国人的担心。与其说一带一路计划是一项发展计划,还不如说是一件扩大中国影响力的地缘经济工具。中国对南海的广泛领土要求及其在该地区设立军事基地被整个亚太地区视为挑衅之举。

中国的国内政治发展同样令观察家感到失望。取消主席任期限制和习近平主席权力集中已经使许多人感到不适和惊奇。还有人担心压制异议(往往以习的反腐运动为伪装)、镇压民间社会并对中国西部的维吾尔和藏等少数民族进行压制。其结果是美国政府的官方文件现在常常将中国和俄罗斯一道并称为战略对手。

说完这些我们回到朝鲜——朝鲜的核武器和远程导弹被中国视为真正的威胁。这种威胁并非针对中国本身,而是针对中国的地区利益。中国不希望看到能破坏地区贸易并导致数百万难民跨境流动的军事冲突。中国担心这样一场战争会以统一的朝鲜紧紧追随美国战略而告终结。中国同样不希望日本及其他邻国重新考虑他们长期以来对研发本国核武器的厌恶态度。中国政府还反对韩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这套系统为应对朝鲜的导弹部署而从美国获得),中国认为这套系统威胁了其自身的核威慑力。

美国不希望生活在拥有远程导弹的朝鲜的阴影下,上述导弹有能力向美国城市输送核弹头。与此同时,美国对发动无论采用何种标准都将付出昂贵代价的战争不感兴趣。

因此,中美在确保外交解决及美朝峰会成功方面拥有共同的利益。中国所面临的问题是它是否准备好对朝鲜施压,迫使其接受对核及导弹计划有意义的限制。而美国面临的问题则是它是否愿意接受能稳定朝鲜半岛核局势的外交结果,但同时承认半岛问题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无法解决。

美朝首脑会议避免了一场不利于美国又不利于中国的危机,这提醒两国民众中美进行合作的价值。而世界两大强国合作解决能产生地区和全球影响力问题的榜样可以为下个时代的双边关系奠定基础,而本世纪的中美关系比其他任何关系都更能定义国际政治局势。

http://prosyn.org/9vqcTSO/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