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谁杀死了诺基亚手机?

赫尔辛基——领导企业最终丧失领导地位似乎是科技行业的法则——而且其过程往往迅速而又残酷。欧洲最著名的科技成功案例手机大佬诺基亚也未能例外,仅用了几年时间就丢掉了市场份额。苹果和谷歌等科技业新的领导企业(更不用说其他科技领域的巨头)能否避免诺基亚的悲剧?

2007年,诺基亚曾占全球手机销量的40%以上。但消费者偏好已经开始向触屏智能手机转移。随着年中苹果iPhone的上市,诺基亚的市场份额迅速萎缩且收入锐减。到2013年底,诺基亚已经向微软出售其手机业务。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2010年上台的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埃洛普的一系列决策导致了诺基亚的悲剧。埃洛普执掌诺基亚的每一天,公司的市场价值都下跌1800万欧元(合2300万美元)——这使埃洛普成为从数据上看史上最差的CEO之一。

选择微软Windows Phone作为诺基亚智能手机的唯一平台是埃洛普所犯最大的错误。在其“燃烧的平台”备忘录中,埃洛普将诺基亚比作某人身处茫茫海上燃烧的石油钻塔,需要在葬身火海或跳入冰冷海水的未知命运中做出选择。他说一切照旧对诺基亚来讲意味着死亡没有说错;但他选择微软作为公司的救生筏却是个错误。

但并不只有埃洛普犯了错误。诺基亚的董事会拒绝改变,导致公司无法跟上行业的变化节奏。最值得一提的是曾领导诺基亚成功从工业集团转型为科技巨头的约玛·奥利拉过度陶醉于公司之前的成功,却未能意识到保持公司竞争力所需要的变革。

公司还启动了近乎绝望的减支计划,包括裁掉成千上万名员工。此举扭转了曾经意气风发的公司文化,正是这种文化造就了敢于承担风险创造奇迹的员工。优秀的领导者离开了公司,带走了诺基亚的目标和方向。不出所料,诺基亚最宝贵的设计和编程人才大多也离开了。

但真正阻碍诺基亚创造出iPhone和安卓机所带来的那种直观、友好的智能机用户体验的却是公司拒绝放弃曾造就其辉煌的解决方案。比方说,诺基亚最初声称无法在不用到谷歌软件的情况下使用安卓操作系统。但就在被微软收购之前,诺基亚却真正开发出了名为“诺基亚X”的安卓手机系列,该系列没有采用谷歌软件,而是采用了诺基亚地图和微软搜索。

诺基亚为什么没有更早地选择安卓?简单的说是因为钱。微软承诺向诺基亚支付数十亿美元独家使用Windows Phone。因为谷歌安卓软件的免费性质,谷歌无法给出同样的报价。但微软的钱救不了诺基亚;只靠钱也不可能建立完整的行业生态系统。

埃洛普曾经的微软经历无疑也是一个因素。毕竟,面对困难人们往往做出熟悉的选择。但具体到埃洛普而言,他所熟悉的恰恰是另一家行将就木的企业。在听到诺基亚选择Windows的消息后,谷歌负责人维特·刚铎在推特上评论道:“两只火鸡凑到一起也变不成一只老鹰。”

苹果和谷歌也不能高枕无忧。就像手机业的诺基亚——更不要说计算机业的微软和IBM一样——有一天他们将失去自己的领导地位。但他们可以采取措施延长自己的成功。

首先,企业必须不断创新,以尽可能提高颠覆性技术从内部出现的机会。如果市场领导者推行一套发掘和培养新理念的体制——并且创造出员工不怕犯错误的文化——就能够保持行业尖端的领导地位。

其次,大公司应该了解正在崛起的创新企业。它们应选择与具有颠覆潜力的创新企业合作,而不是与符合其目前商业模式的企业联盟。

最后,虽然成功企业必须不断创新,但他们也不应害怕模仿。如果诺基亚在iPhone上市后立即在有效解决相关专利问题的前提下开始研发类似产品,那么今天手机业的格局也将截然不同。

诺基亚的经历也为监管部门,特别是欧盟监管部门上了重要的一课。想要压制颠覆性技术并通过反垄断攻势保护现有企业根本行不通。事实上,这种做法终将通过阻碍技术进步和消除价格竞争等方式损及消费者——这方面的例子是三星安卓机,它迫使苹果降低了iPhone的价格。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里可以找到诺基亚垮台最重要的一课。科技公司的成功无法通过取悦董事会甚至与合作企业签订数百万美元的订单来取得。取悦消费者的公司终将胜出——无论它是成熟的跨国企业还是充满活力的创业企业。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企业注定前景不妙。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