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全球化是唯一的答案

华盛顿—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总统选战表明,公众对全球一体化的不信任正在加剧,这是当前所面临的问题之一。这一不信任可能导致目前有效的贸易协定解体,也让未来贸易协定无法实施。

绝不能低估这一情景所隐含的危险。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如果走得太远,将破坏几十年来给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的基于贸易的经济引擎。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作为哥斯达黎加前贸易部长,我深知对各国来说——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制定让全体人民受惠的贸易政策十分困难。但仅仅是管理全球化的影响十分困难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甩手一走了之。

在发展中世界,贸易带来了高增长和技术进步。据世界银行,1990年以来,贸易帮助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口数量下降了一半。但这些收益尽管令人印象深刻,却未必能够持久。如果高收入国家把自己——以及它们的消费者——关在全球市场之外,世界最贫困人口将受到最大影响。

贸易要想繁荣,必须有一个开放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自愿的参与者带着良好的意愿行动并受到明确的规则的管理。少了这个条件,全球化的力量就可能化合作为冲突。因此,决策者需要关注四个方面。

首先,各国应该取消目前的保护主义措施,并切实承诺不实施扭曲全球市场的政策。

其次,各国应该齐心协力修订管理贸易的国际规则,将变化的经济条件考虑在内,并有效地实施商定的协议。

第三,个别国家和机构,如世界贸易组织,应该合作消除增加贸易成本的壁垒。特别是,它们必须取消农业补贴,取消服务贸易限制,改善连通性,便利跨境贸易和投资,以及增加贸易融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富裕国家应该支持发展中国家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的努力。从贸易对减少贫困的作用看,这是一项道德要求;这也是和平与稳定的不可或缺的条件。

诚然,贸易应该惠及所有国家、所有人,不管是欧洲和美国因为工厂关闭而受到损失的工人,还是陷在非洲和南非非正式经济中的自给农民(subsistence farmers)。但认为贸易是零和博弈博弈的人根本就是在回避难题:应该由谁来承担贸易和新技术所造成的痛苦的错位(dislocation)成本?什么样的政策能够让错位的人争取新机会?各国如何在频繁遭遇突发破坏的时代保持生产率推动的增长?

全球一体化的挑战并不新鲜,但也不容忽视。决策者应该汲取历史的教训。最重要的是,他们应该铭记,即便在过去的几次快速技术变革时期,人们从自由和开放贸易中所获得的好处也远大于保护主义壁垒。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当今世界,没有国家可以隔绝外国商品、服务、资本、思想或人力。相反,领导人应该培养包容更多人的更多的商业。他们可以通过实施国际规则管理开放性和相互依存性;建立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投资于创新、教育和技能培训以及基础设施;以及创造传导性更好的企业和创业监管环境以培养更强、更包容的增长等措施实现这一目标。

没有国家可以单枪匹马为人民提供长期繁荣。更紧密的国际合作和经济一体化是唯一的前进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