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 Images

多边主义能存续下去吗?

发自华盛顿特区——人们常说,由于中国以及许多新兴经济体的地缘政治“权重”日益增加,在冷战结束后出现的由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秩序最近已经转变为一种“多极”安排。但在讨论衡量全球权力的实际指标时我们通常只会使用一些含糊不清的词汇——甚至连这类词汇都不存在。

在衡量一个国家相对于他国的国际权重方面并不存在一个商定的标准。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会使用经济指标,如GDP和贸易量,但这些指标在其他机构中尚未标准化。联合国甚至没有在其所有下属机构中使用相同的指标:在联合国大会中,每个国家的权重都是平等的,不存在否决权;在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拥有否决权。

在多边主义承受的压力日益增大之时,我们有必要去了解关键权重的潜在变化,并尝试判断我们所经历的事件中有多少是反映了这些权重的结构性变化,另外有多少是仅仅出自于独立的政策变化。

其中有三个各国国际权重的指标脱颖而出:人口规模;以市场价格GDP衡量的经济规模(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对衡量福利更有用);由国防开支水平来大概衡量的军事力量。如果我们认为所有三个指标同等重要或同样重要,那么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国似乎是美国、中国、欧盟、日本、印度,俄罗斯和巴西。

当然其中还存在许多问题,首先是欧盟——作为一个实体来进行贸易安排谈判,但在许多主权领域与成员国进行妥协——是否应该被视为全球事务中的统一参与者。此外,显然也不清楚这三个指标是否在实际上应当被视为同等重要。

无论如何,这三个指标都代表了一个有用的起点,用于比较1990年所谓单极秩序出现以及2017年多极秩序轮廓成型时的全球权重配置。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GDP,人口数量以及军费支出(占全世界的比例%)

名义GDP

人口数量

军费开支

1990

2017

1990

2017

1990

2017

巴西

1.9

2.6

3.0

2.8

1.0

1.6

中国

1.7

15.0

23.1

18.8

1.6

13.8

欧盟

31.5

21.7

9.6

6.9

20.8

15.3

印度

1.4

3.3

17.1

17.9

1.4

3.6

日本

13.4

6.1

2.5

1.7

3.1

2.8

俄罗斯

数据缺失

1.9

数据缺失

2.0

数据缺失

3.3

美国

25.5

24.3

5.1

4.4

41.8

36.1

数据来源: 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2018年4月),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军费支出数据库

首先,这些数字突显了中国的崛起,其GDP和军费开支份额都大幅增加(分别从1.7%增加到15%和从1.6%增加到13.8%)。印度也增加了在这两个领域的份额,但其基数更小(从1.4%到3.3%,从1.4%到3.6%)。没有任何其他大国在“规模”方面取得类似的增长。美国在GDP和人口方面都略有下降,但结合其军事实力仍然现今最强大的势力。而(不断下降的)人口以及GDP都仅占全球总量的2%俄罗斯则非常“小”,虽然其拥有的核武器依然是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

从这些指标来看,世界未来这十年都将处于一种由美国和中国强力支配的两极状态。如果欧盟被视为单一大国——包括在其自身成员国看来(例如,通过追求共同政策)——就可以代表第三极。印度的GDP现在每年增长近8%,最终可能成为第四极,不过还有一段路要走。

然而依靠三条半腿支撑的国际秩序虽然不太符合多极的噱头,却对复兴多边主义的努力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鉴于世界并不是多极的,它在结构上并不像许多人所假设的那样有利于多极多边主义。为了继续存续下去,多边主义需要大国的支持。

许多人一直希望中国能够支持多边世界秩序,但中国领导人似乎只准备在多边架构对其有利时才会出手。欧盟显然具有强大的多边倾向,但其内部的分歧削弱了它。只有克服了这些分歧它才可能成为我们所需要的多边主义支持者;然而就目前而言它实在是太分裂了。印度可以成为多边主义的重要倡导者,但它目前正在推行单边政策,也缺乏必要的国际影响力。

这使得美国仍然保留着全球合作的关键支柱地位。我们可以在特定问题或区域基础上建立联盟;但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现有的全球治理体系不可能被保留——更别说深化了。

在美国越来越多地抵制甚至积极破坏国际合作的时候,这是一个令人严重关切的问题来源。毕竟,正如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最近所指出的那样,在当今这个相互深度关联的世界中,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规则和制度来管理市场和经济活动。这一点在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等新技术不断引发一些必须在国际层面解决的政治和道德问题时变得更加明显。

当然,美国在反对多边主义方面远非铁板一块,而且这个国家在开放和合作方面收获颇丰,使之可能在几年内再次领受其先前的角色。但与此同时其他参与者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继续使用和鼓励多边主义。可以实现有限的部门或地域合作并应尽可能地对其加以促进。

更宏观来看,必须注入强大的全球公民意识作为新民族主义的解毒剂来打赢一场旨在争取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体系的更大范围意识形态斗争。如果能赢得这场意识形态斗争,那么目前遭受的战术性失败就可以得到逆转。在包容性合作的必要性之下,调整和加强基于规则和道德的全球治理体系对于确保长期和平与进步至关重要。鉴于美国依然庞大的“体量”,对整个世界而言,美国充分参与并再次成为数字时代的全球治理领导者至关重要。

http://prosyn.org/EW0eQct/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