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没有发展,就没有和平

关注维持和平、消除贫困和非洲未来的所有人都应该读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新发表的苏丹报告: 冲突结束后的环境评估 。这听起来像是有关苏丹环境的一份技术性报告,但其实际意义却远不止于此。它是对自然环境、贫穷以及人口增长如何相互作用,激起达尔富尔暴乱那样可怕的人为灾祸的一次生动的研究。

正如在达尔富尔一样,战争爆发时多数决策者都在寻求政治原因和解决办法。这可以理解,但却忽略了最根本的原因。通过了解地理、气候和人口增长在冲突中所起的作用,我们就可以找到比死盯住政治不放更为现实的冲突解决办法。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极端贫困是爆发冲突的主要原因和警报信号。世界上最贫困的地方,比如达尔富尔,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就要比富裕地区大得多。这不仅符合人们的常识,而且数据分析与研究也证实了这样的看法。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话讲,“在达尔富尔的土地退化、沙漠化和爆发冲突之间,存在着极强的相互联系。”

极端贫困会对冲突产生几个方面的影响。首先,它会使人们陷入绝望。竞争性群体面对着食物、水、牧场和其他基本资料的缺乏会为了生存而相互激烈争夺。其次,政府会失去公众的信任,从而丧失其合法性。第三,政府会被一个或另一个派别操纵,然后采用暴力手段镇压自己的对手。

达尔富尔,贫困国家中一个最贫困的角落,就完全符合这种可怕的模式。那里的北方民族依靠半游牧状态的牲畜放养来维持生计,而南方民族则依靠农耕勉强糊口过活。达尔富尔远离港口和国际贸易,缺乏道路和电力等基础设施,而且土地极端贫瘠。由于降雨减少该地区近几十年来变得更为干旱,而这里的降雨量减少很可能要部分地归咎于富裕国家能源利用所造成的人为气候变化。

降雨减少直接或间接地导致了农作物减产、牧场受到沙漠侵蚀、放牧牲畜的水和草地减少,以及人类对森林的大规模砍伐。快速的人口增长——从1920年的约100万增加到今天的约700万——大幅度降低了人们的生活水准,从而使自然变化产生的效果更为致命。

结果导致了牧民与农民间的冲突愈演愈烈,以及人口从北方向南方迁移。在多年此起彼伏的纷争之后,2003年冲突在敌对民族和政治团体、以及达尔富尔叛乱势力与国家政府之间正式爆发。政府转而支持野蛮民兵实施“焦土”政策,从而导致大批民众死亡及无家可归。

尽管国际外交非常关注维和及拯救无家可归的绝望民众性命的人道主义援助,但除非贫困、环境退化、水资源匮乏和常年饥荒等深层次的危机得到很好地纠正,否则达尔富尔决不可能实现或者保持和平。派兵进驻无法安抚处在饥饿、贫困和绝望中的百姓。

只有当人们有饭吃、有水喝、有病治、有学上、有钱挣的时候才能实现真正的和平。达尔富尔民众、苏丹政府和国际发展机构应该紧急寻找各方的共同基础,并在外部世界的支持和帮助下,找出一条通过发展达尔富尔经济来摆脱不顾一切的暴力的道路。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以及非洲其他地区积累的经验,说明了应该如何推动达尔富尔的经济发展。必须要确保人和牲畜有充足的饮用水。在某些地区,这可以通过建设开采地下水资源的深井来实现。而在其他地区,可以取用河流或季节性地表水来灌溉作物。在其他某些地区,可能需要建设长距离的输水管线。而无论如何,世界其他国家都必须协助苏丹政府支付这笔费用,因为苏丹实在太过贫困,无法独自承受这样的负担。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有了外来的援助,达尔富尔就可以通过提高种畜质量、改善兽医服务、收集饲料和其他方法来提高畜牧业生产率。达尔富尔畜牧业能够得到长足发展,牧民也可以通过出售整畜、肉制品、深加工产品(比如皮革)、奶制品和其他产品大幅度地增加收入。中东是近在咫尺的潜在市场。为了培育出口市场,达尔富尔不仅要大力发展运输和仓储,还要提高手机覆盖率、改善兽医水平和加强技术顾问服务。

社会服务,包括医疗和疾控、教育和成人扫盲计划也应该向前推进。通过对疟疾控制、学校给养计划、建立在雨水收集基础上的饮用水处理、流动诊所建设、以及在合适的地点开挖深井提供牲畜及灌溉用水的低成本定向投入,生活水平可以得到迅速而显著的提高。手机信号覆盖可以在达尔富尔广大区域内稀疏分布的人口中实现通讯革命,生活水平、生存状况和家庭关系的维系都能够大幅度地从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