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阿萨德死角

巴黎——忘记原则和道德。忘记、抑或尽量忘记因为选择暴力应对叙利亚人民的和平起义,25万人的死亡必须由巴沙尔·阿萨德直接或间接负责。姑且不论阿萨德部队迄今为止造成的平民死亡10至15倍于伊斯兰国,但叙利亚独裁者无形的杀戮却在后者恐怖的死刑录像面前黯然失色。但即便你能无视这样的想法,假定以阿萨德“取代”伊斯兰国的叙利亚政策根本是行不通的。

归根结底阿萨德是伊斯兰国当前野蛮行为的实际释放者:2011年5月,他从狱中释放了数百名伊斯兰激进分子,迅速为当时新生的恐怖组织提供了战士和领袖。之后他有条不紊地炮轰温和派叛军阵地,同时却同样有条不紊地放过了伊斯兰国在拉卡的大本营。之后,在2014年年中,他允许伊斯兰国的伊拉克分支将叙利亚东部当作避难所。

换句话讲,是阿萨德一手炮制了他现在假装想打的怪物。这对潜在的盟友来讲难道没有一点过分之处?与阿萨德合作究竟能否为假想中的共同努力打下坚实的基础?

关键在于阿萨德没有取胜的意愿。这个现在自命为文明对抗伊斯兰国最后一道屏障的人最不愿意看到恐怖组织被消灭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