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你做不到

哥本哈根——来自194个国家的数千名官员刚刚齐聚墨西哥坎昆,召开新一轮全球气候会议。 很多个人对气候外交的进展状况深感不满,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做些事情。

几年来,从阿尔·戈尔到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气候活动家一直宣称像开经济型轿车和使用节能灯泡这样的个人行为在解决全球变暖问题的过程中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联合国气候小组和国际能源机构都赞同这种观点,坚持提出高能效可以降低能耗30%之多——提高能效也因此成为控制气候变化的一种有效途径。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下面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20世纪70年代,普通美国人每年用于供暖、空调和家庭用电的能耗约为每年7000万英国热量单位。 自那以后,我们毫无疑问已经在能效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正如《华盛顿邮报》不久前报导的那样,现在洗碗机的能耗比20年前降低了45%,冰箱则降低51%。 那么美国人的家庭能耗状况究竟如何? 从人均角度看,普通美国人的能耗量大约与40年前持平: 即7000万英国热量单位。

某些经济学家所谓的“反弹效应”造成了这种令人惊奇的结果。 这种现象城市规划师非常熟悉,他们早就发现铺设更多道路不能缓解交通堵塞——它只能鼓励更多的人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