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脊髓灰质炎背水一战

日内瓦——对尼日利亚来讲这是艰难的一年。过去12个月,该国遭受了儿童自杀式炸弹袭击和博科圣地的残酷屠杀。去年在奇博克遭绑架的276名女生绝大多数至今依然下落不明。但在此期间,尽管经历了如此的恐怖,尼日利亚却已在不知不觉间实现了真正令人赞叹的目标:整整一年没有发生一例脊髓灰质炎。

这是尼日利亚及其合作伙伴根除脊髓灰质炎取得的重大成就。不到30年前,脊髓灰质炎依然困扰125个国家,每天导致1,000名儿童瘫痪。迄今为止,这种病毒被认为仅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等三国传染。卫生官员在宣布一个国家消灭脊髓灰质炎之前要等三年,但尼日利亚整整一年没有相关病例让人们燃起希望——尼日利亚乃至整个非洲都将根除脊髓灰质炎。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除去在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照顾到每一名儿童的后勤挑战,尼日利亚脊髓灰质炎根除运动还需要战胜安全问题、宗教原教旨主义者的反对和猖獗的腐败。像尼日利亚这样的困难国家都能在预防脊髓灰质炎斗争和一般性全球卫生工作中完成这样一项壮举当然值得庆祝和乐观。尼日利亚的成功表明完全有可能将现代医学奇迹带到全世界最边缘化、最难以触及的儿童身边。

这对降低儿童死亡率意义重大。过去脊髓灰质炎疫苗无法触及的儿童生活在无法获得常规免疫接种、孕产妇保健、营养补充剂、驱虫或疟疾预防的社区。他们在五岁前面临最大的死亡危险。

尼日利亚的成功是成千上万有献身精神的当地志愿者辛勤工作的结果,其中有些人甚至在此过程中献出了生命。从2012年起,参与免疫接种动员的社区志愿者人数几乎增加了5倍。

此外,国家政府、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基会等全球卫生机构、民间社会组织和社区领袖各方通力合作,成功找到并弥合了过去一直阻碍脊髓灰质炎疫苗普及的鸿沟。比方说在2012年初,尼日利亚政府设立了专门的紧急行动中心,协调数据、促进决策并改进该项目的问责制度。在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的支持下,尼日利亚还安装了1,600多台太阳能冰箱,这是确保疫苗在经过分销链的漫长旅途中保持安全有效的关键。

上述实体和社会基础设施投资为保护儿童远离多种疾病提供了手段。目前,尼日利亚脊髓灰质炎工作人员已经把超过半数时间用在提供至关重要的无关医疗服务上。上述基础设施在很大程度上协助了预防肺炎的肺炎球菌结合疫苗等新疫苗的引进工作。肺炎是五岁以下儿童的最大杀手——同时实现了麻疹风疹等常规免疫覆盖率的增加。多亏紧急行动中心的设立,这些基础设施甚至通过追踪和监控接触者,协助阻止了2014年尼日利亚埃博拉疫情的爆发。

一个额外的好处是这些工作还能确保尼日利亚巩固无脊髓灰质炎状态。消灭脊髓灰质炎期间建立的卫生基础设施协助部署注射脊髓灰质炎疫苗,以便补充口服疫苗确保病毒不会卷土重来。

印度也采用同样的模式,该国最近被正式宣布消灭脊髓灰质炎,从2010年起就再没有相关病例出现。当时用来普及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基础设施现在被用来提升五合一五价疫苗等常规免疫覆盖。印度现在终于可以暂缓脊髓灰质炎根除运动,而无需担心脊髓灰质炎卷土重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2015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仅录得 34例脊髓灰质炎病例——其中多数出现在巴基斯坦。现在我们极有可能在2016年年底前消灭曾经威胁数百万人的脊髓灰质炎。但要彻底根除这种疾病,我们就必须在尼日利亚成功的基础上加强日常免疫工作。脊髓灰质炎的终结标志着一种可怕疾病的失败和减少儿童痛苦死亡新阶段的开始,它所带来的好处将能被未来几代人感受到。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