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桑地诺骗局

圣地亚哥—在马那瓜市中心的任何其他街区,都竖立着巨大的告示牌,上面写道,拜上帝的仁慈所赐,这里迎来了“胜利的时代”。和上帝遗弃带来这些胜利的,是比天还大的总统奥尔特加和他的妻子、副总统穆里洛(Rosario Murillo),他们两人都会适时地目光凝重地进行祈祷。他们的纲领是“基督教、社会主义和团结”。

在暴力驱逐独裁者索莫扎(Anastasio Somaza)后掌权的社会主义革命家,需要借助基督教上帝获得合法性,真实咄咄怪事。更加奇怪的是奥尔特加和本地商界所结成的关系。影响力卓著的大佬们自豪地宣布政府在所有经济立法上都要咨询他们的意见。批评者指责奥尔特加政权的“共同立法”。

最近,美国政府引起了一场风波。它宣称外国投资者因为以权谋私和执法不力纷纷被迫离开尼加拉瓜。但主要商业组织Cosep主管阿圭里(José Adán Aguerri)站出来为政府辩护。如果美国大使馆向他提供一份面临刁难的外国公司名单,阿圭里,他能够确保它们的问题得到解决。

马那瓜市中心有一座以智利社会主义总统阿连德(1973年被军事政变推翻)命名的公园,和一座已故的委内瑞拉强人查韦斯的艳俗的塑像。查韦斯像为黄色涂装,看上去像是巴特·辛普森(Bart Simpson)。说尼加拉瓜产权保护不完善一点都不冤枉。尼加拉瓜司法体系唯奥尔特加之命是从,公共部门被认为普遍腐败。

2015年,尼加拉瓜在世界银行的法治指数中位于28分位上,即有72%的国家表现优于它。在控制腐败方面,尼加拉瓜的排名更低,仅仅位于19分位。

但是,尼加拉瓜近几年来通胀控制良好,经济保持每年4—5%的稳定增长,私人部门看起来相当愉快。马那瓜随处可见的起重机说明写字楼的建设如火如荼。

自2007年奥尔特加重回总统宝座以来(他在1990年在选举中输给查莫罗而下台,并在1996和2001年的总统选举中败北),他的政权逐渐滑向了极权主义。2009年,布满他的盟友的最高法院允许他打破任期限制,再次成为总统。至此以后,奥尔特加把持的国民大会又授予他追求无限任期的权利。

在去年11月举行的全国选举前,最高法院再次为他创造有利条件,禁止主要反对者爱德华多·蒙特阿莱格里(Eduardo Montealegre)参选。奥尔特加以72%的支持率赢得连任。没人知道确切的投票率是多少(官方数字不可信),但独立观察者估计有多达三分之二的选民没有走出家门。

奥尔特加政权的极权主义倾向没有逃脱国际社会的关注。美国国会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如果奥尔特加不采取行动恢复民主自由、打击腐败,美国将对尼加拉瓜实施制裁。如果这项法案得到落实,美国国会议员们将得到指示,在所有多边机构中投票反对为尼加拉瓜提供贷款,美国政府也将编制并公布尼加拉瓜腐败官员名单。

社会主义口号和有利于商界的社群主义的结合对于拉丁美洲来说是一件新事物。科雷拉总统治下的厄瓜多尔带有一些这样的风格。科雷拉最近在担任了三个总统任期后下台。但如果看看亚洲——想想越南和中国——就会找到类似的组合。

但奥尔特加的模式似乎要比亚洲的所谓社会主义更加不可持续。越南的增长是基于迅速工业化,背后的驱动力是其融入了以中国为中心的地区价值链。这些情况尼加拉瓜都不具备。尼加拉瓜仍然依靠基于自然资源的出口:牛肉、糖、咖啡,还有一点矿产。

多米尼加共和国-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只提供了非常有限的新出口提振。和邻国哥斯达黎加不同,尼加拉瓜没有高科技行业。组装和再出口(maquila)活动也远远就比不上萨尔瓦多和多米尼加,更不用说墨西哥了。在哈佛肯尼迪学院研究者所编撰的经济复杂性地图中,尼加拉瓜在124个国家中名列第106位。

这是质疑尼加拉���最近的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委内瑞拉的援助不再有了。没人确定委内瑞拉当局给了尼加拉瓜多少钱,但可靠消息源的估计是在近十年中每年高达5亿美元。

对于一个GDP不过130亿美元的国家来说,这是一大笔钱。这让奥尔特加能够在刺激经济的同时收买重要选区的支持。但随着委内瑞拉经济陷入危机,国家滑向政治混乱,这笔横财也不再降临。

尼加拉瓜最近的经济增长,显然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越南人耳熟能详的现象: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宏观经济稳定的低收入国家,往往会迎来一个高速增长期。在“百废待兴”的相对后进的经济中,一开始很容易就能发现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

但回报递减规律终究会发挥作用。一旦消费经济的基础形成,要保持高回报就需要开发新产品、形成新产业、打造新市场。

即使是智利这样的拉美国家,实现这一点也非常困难。智利拥有强大的制度和法治。对于像尼加拉瓜这样的国家,实现这一点将更加困难。尼加拉瓜人力资本相对短缺,主宰这个国家的是芝加哥大学的詹姆斯·罗宾逊(James Robinson)和麻省理工学院的达伦·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所谓的“榨取型”(与包容型相反)政治和经济制度。

因此,尼加拉瓜很可能很快就会迎来经济放缓。到那时,本地商界领袖将不再因为与极权政府关系密切而自豪。而政府也将更加难以确保焦躁不安的国民保持沉默。到那时,奥尔特加和他的妻子继续赢得政治胜利就真的需要上帝保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