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修复世界

坎布里奇——或许我们应该把2013年称为怀恩豪斯经济学年。正如已故英国女歌手艾米·怀恩豪斯在歌中唱到的那样:“他们想送我去戒毒,但我说‘不、不、不。’”2013年,美联储领导的全球主要央行与这位歌手何其相似。

今年夏天,美联储和中国人民银行都表露出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意图。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公开谈论“逐渐退出”美联储开放证券购买政策,该政策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量化宽松(QE)。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确曾试图控制国内失控的信贷增长。但当两国市场反应比预期还要强烈时——美国债券收益率飙升而中国银行间拆借利率暴涨——两国的货币当局都选择了让步。

这样的问题很多流行歌手都曾遇到:经过多年的刺激之后,康复已经不那么简单。

诚然,维持某种形式的经济刺激依然有强大的理论支持。11月,一度看似有望接替伯南克职务的拉里·萨默斯认为美国经济可能陷入了“长期停滞”。 其他经济学家仍然担心在欧洲甚至美国,近几十年的良性通胀转变成恶性通缩的可能性并没有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