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缺乏秩序的新世界

如果回顾一下15年前这个月发生的那次震撼欧洲和世界的革命,我们应该为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我们得到了自由、民主,跨越了长达40年的欧洲分裂。但我们也应该清楚冷战结束后,我们究竟还失去了哪些机会。

归根结底,是苏联发生的革命导致了冷战的终结。但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所倡导的改革和开放的民主政策也绝非凭空而来,其根源就在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尼基塔赫鲁晓夫、还有后来柯西金所做的改革努力。

在如今的很多人看来,这种"更新"社会主义制度,使之能为人们所接受的努力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成功。但这些早期的改革实际上比我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改革难度更大。就任总统期间,我们必须培养一种民主的氛围,但只有在恐惧不再统治一切的时候,这种努力才有可能成功。

我们还力图减少军备竞赛,解决造成东西方冲突的其它问题。但柏林墙依然存在,它矗立在欧洲中央,成了欧洲分裂的标志。1989年7月我和赫尔穆特·科尔总理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认为结束德国分裂的时机还没有成熟。我们都认为,柏林墙的拆除将很可能要留待21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