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向结核病开火

索尔纳,瑞典—结核病是全世界最致命的疾病。光是在2013年,就有150万人死于结核病,其中五分之一是低收入国家成年人。尽管每年患结核病的估计人数在下降,但降幅十分缓慢。而由于具有多重抗药性的结核病的普遍化,患病人数下降的趋势可能发生逆转。

尽管如此,如今世界仍有一丝希望根除结核病。抓住这一机会需要迅速研发和普及高效诊断工具、新的药物治疗和创新性疫苗,并辅之以确保卫生系统能够及时对症下药的措施。这绝不是简单的任务。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好消息是国际社会似乎热切地想行动起来。世界卫生组织的2015年后 全球结核病战略(2014年5月在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的目标是在2035年根除结核病。9月,联合国的193个成员国将正式开始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在2030年根除结核病也是目标之一。

阻止抗药性结核病的发展和蔓延需要世界双管齐下:确保早期发现和充分治疗药物敏感性结核病患者;以及找到新办法治疗抗药性结核菌株感染者。问题在于现有结核病诊断、治疗和预防工具存在严重局限。

首先,对于结核病,没有快速的床旁(point-of-care)诊断测试。在低收入国家,主要诊断方法痰液显微镜检查,这种方法早已过时,测出率还不到受感染患者的一半,在幼儿和存在HIV交叉感染的患者中间检测率更低。事实上,用痰液显微镜检查诊断出结核病的儿童还不到患病儿童的十分之一。

此外,对于被多充抗药性结核病传染的患者,用目前可得药物治疗的成功率只有一半,即使在最佳条件下也是如此。而治疗过程十分艰苦,至少要持续两年,吃多达14,600颗药丸,打几百次针——并有严重的副作用。

我们非常需要药理创新的结核病药品,不仅仅用来治疗多充抗药性结核病,也用来缩短药物敏感性结核病的治疗时间。在这方面,目前有一些好消息:最近贝达喹啉(Bedaquiline)成为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局40年来所批准的第一种结核病新药。但贝达喹啉并没有表现出有效治疗抗药性结核病的效力,而相近的药物也是少之又少。

预防也有类似的问题。卡介苗是唯一一种现成的结核病疫苗,也是结核病预防的主要手段,但它只是部分有效。事实上,尽管它可以预防儿童罹患最险恶的结核病,但却无法保护任何人得最普通的结核病——肺结核。结果,卡介苗对于降低结核病病患数量收效甚微。而尽管已有一些新的潜在疫苗通过了初步临床测试,但在未来多年内,卡介苗仍将是唯一可用的疫苗。

显然,挑战时艰巨的。但是,此事关乎数百万人的性命,因此决不能束手不管。

归根到底还要靠研究——世卫组织全球战略也认识到了这一事实。但加强结核病诊断工具和治疗的研究的投资跟不上需要。据估计,每年所需要的研发资金约为17.3亿欧元,而2013年的投资规模只有5.89亿欧元。

更糟糕的是,关键的资金来源——来自极少数行动方,主要是经合组织国家的政府机构和慈善组织——在去年减少了近10%。目前,一家慈善出资者——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对打击结核病新工具研究的支持占了总出资的25%以上。

和私人部门一样,制药公司一直在缩减结核病研究,这也是从抗传染药物转向慢性病药物研发的大趋势的一部分。辉瑞在2012年退出了结核病研究,2013年阿斯利康退出,今年则是诺华。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解决资金缺口、结束结核病之灾需要更多——也更多样化——的出资者参与。如果私人部门不愿意站出来,政府就必须做出持续承诺——可以是直接出资,也可以是实行正确的激励政策——实现它们所同意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简言之,根除结核病需要采取措施确保卫生系统有能力进行正确的治疗。而正确的治疗需要快速开发和普及新工具,包括快速床旁诊断测试、安全的速效药和有效的结核病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