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uenwald1_GettyImages_environmental growth Getty Images

绿色增长的游戏

纽约—经济增长研究有着悠久的辉煌历史,但引入争论的可持续性给该领域带来了必不可少又姗姗来迟的改革。 特别是,由英国政府牵头、剑桥大学的帕尔莎·达斯古普塔(Partha Dasgupta) 领导的一份关于生物多样性经济学的报告代表了思维的结构性转变,而不仅仅是对此前增长模型的逻辑延伸。 虽然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不安,但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利用数据和分析的力量使增长和金融走上更可持续的道路。

简而言之,新增长经济学不再将环境视为经济的外生变量。 相反,经济植根于环境中,只有我们明智地管理自然,经济才能繁荣和可持续地发展。 对环境进行一些“开发”是可能的,但存在一个临界点,超过这个点,环境就永远无法恢复。

因此,增长的思考有了一个新底线。 更大不再是更好; 如今,可持续发展更好。此前的增长模型认为人力和物质资本的积累——通过教育和培训,以及对工厂、设备和基础设施的投资实现——是好事,因为它们扩大了经济。 出于同样的原因,通过技术创新更有效的方式综合这些因素也被认为是有益的。 问题是这些模型从未明确考虑环境或自然资本。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aQRaZs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