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球经济新规则

坎布里奇——假设全球主要决策者要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德森林集会,设计崭新的全球经济规则。当前的欧元区危机、全球复苏、金融监管、国际宏观经济失衡等诸多问题自然会成为他们的主要关注。但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与会领导人超越自身利益,从全球经济规则是否健全的角度对问题进行思考。

下面是可能达成一致的全球经济规划七点常识性的原则。(我在新作《全球化悖论》中对这些原则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

1.市场必须与执行体系实现深度的融合。市场能自我调整的理念在不久前的金融危机中遭受了致命的打击,以此为基础的制度应当被彻底埋葬。市场需要得到其他社会制度的支持,需要法院、司法框架和监管机构来制定和执行规则。市场需要央行及反周期财政政策所发挥的稳定作用,需要调节性税收、安全网络和社会保险所赋予的政治支撑。上述规则在全球市场同样适用。

2.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民主执政很可能主要在国家政治团体中发挥作用。即使结果不尽如人意,民族国家也会继续生存下去,而且成为实质上唯一的游戏规则。探索全球治理只是徒劳的奔波。国家政府不可能将控制权拱手让给跨国机构,而整齐划一的规则也无法适应多样的社会偏好和需求。欧盟或许是之前唯一的例外,但它目前经历的危机似乎证明了这条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