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新难民家园

华盛顿—欧洲各国和美国各州都在争论一件事:接受来自叙利亚——或者事实上,来自任何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移民的危险性。基地组织或伊斯兰国成员或同情者可能随着他们的家庭一起到来。从两个方面看,这场争论根本没有找准要点。

首先,没有证据表明任何一位巴黎袭击者真的是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在一位袭击者尸体附近找到的叙利亚护照似乎是被盗的。警察所辨认的袭击者在比利时或法国长大。他们是激进公民,而不是流窜的外国人。

其次,如今全世界有6,000万难民。这一数字相当于六个比利时、匈牙利或瑞典。如果他们建立自己的国家,其规模与法国相当。面临如此庞大的数字,收留几千乃至几万难民的承诺对于减轻数百万人的痛苦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政客和决策者不应该难民问题和恐怖主义问题混在一起,而应该各个击破。在难民问题上,西方国家应该根据消化能力尽可能多地接收难民,证明它们愿意基于它们出于道德和政治原因所标榜的普世价值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