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253_d3sign-Getty-Images_phone-data d3sign/Getty Images

超越GDP

仁川—不到十年前,经济表现和社会进步指标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the Measurement of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Social Progress)发布了一份报告《对生活的错误测量:为何GDP加而不总》(Mismeasuring Our Lives: Why GDP Doesn’t Add Up)。标题说明了一切:GDP不是福祉的好测量指标。我们的测量影响着我们怎么做,而如果我们的测量出现了错误,就会做错事。如果我们只关注物质福祉——比如商品产出而非健康、教育和环境——我们就会像这些测量指标一样扭曲;我们变得更加物质。

我们十分乐于重订宗门的报告,这促使国际学界、公民社会和政府设计和运用反映广义福祉概念的指标。经合组织制定了更好生活指标(Better Life Index),其中包括了一系列能更好反映是什么组成和带来福祉的指标。经合组织也支持经济表现和社会进步指标高规格专家团(High Level Expert Group on the Measurement of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Social Progress)接替委员会继续工作。上周,在韩国仁川举行的经合组织的第六次世界统计、知识和政策论坛(World Forum on Statistics, Knowledge, and Policy)上,专家团发布了它的报告《超越GDP:测量什么决定了经济和社会表现》(Beyond GDP: Measuring What Counts for Economic and Social Performance)。

新报告强调了在《对生活的错误测量》中只是略作提及的几个方面,如信任和不安全,也更加深入地探讨了一些其他方面,如不平等性和可持续性。它还解释了为何不充分的指标导致诸多领域的政策缺陷。如果有更好的指标的话,2008年后的深度衰退的高度消极和可能长期存在的生产率和福祉影响本可能更好地得到揭示,从而决策者不会如此沉迷于紧缩。紧缩降低了财政赤字,但也减少了国民财富,如果得到合理的测量的话,可能弊大于利。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dTvq9I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