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气候变化中的新希望

本月早些时候,世界各国在印尼举行的全球谈判中达成巴厘行动规划,从而在控制气候变化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这一规划貌不惊人,因为它基本上只是让各国承诺进行更多的会谈而非确实的行动。但是出于三点原因我持乐观态度。

首先,各国团结一致迫使美国结束了其顽固立场。第二,路线图标志着各方考虑的有意义的平衡。而且第三,现实的解决方案是可能的。这些方案将会让世界各国把经济发展和控制温室气体结合起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巴厘会议采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打破十年前京都议定书签署以来破坏各国对气候变化做出反应的僵局。这一次世界团结一致,甚至给美国首席谈判代表起哄,直到她转变立场同意签署巴厘行动规划。同样,尽管为达成一项富国和穷国都可以接受的全球性协议还任重而道远,但是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主要发展中国家似乎也不再不愿同意一项规划。

这样做就要求平衡各方忧虑。首先,我们必须稳定温室气体排放以便避免气候系统中危险的人为干预。这是1992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主要目标,而巴厘谈判会议就是在这一全球性协议框架下召开的。第二,我们必须在给持续快速经济发展和消除贫困留出空间的同时完成这一目标。第三,我们必须帮助各国适应业已发生并且将会在未来加剧的气候变化。

巴厘行动规划处理了所有这些关注。该规划的要点是建立一个临时工作组以便在2009年前达成一项具体的全球性协议。这一协议将确定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可以衡量、可供汇报以及可以核实”的承诺。这些承诺将会被放置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也就是说,“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减轻贫困是全球重点问题”。这一规划还呼吁知识转移来让穷国采用环境上可行的技术。

当然,一大问题就是稳定温室气体排放、经济持续发展以及适应气候变化是否能够同时实现。如果使用我们现有的技术是行不通的。但是如果我们发展和快速采用我们的科研力量可以达到的新技术就可以实现。

最为重要的挑战就是减少并最终接近消除燃烧矿物燃料例如石油、天然气以及煤炭等排放的二氧化碳。这些燃料居于现代世界经济的核心,为整个世界提供大约五分之四的商业能源。可以通过转向可再生能源形式或者降低使用矿物燃料排放来消除这些排放。

人们的关键觉悟是,我们75%的矿物燃料使用仅仅用于几个目的,就是在电厂中发电和提供热力、驾驶汽车、给建筑物供热以及为几个关键产业例如炼油、石化、水泥以及钢铁提供动力。我们在这些行业中需要在环境上可行的新技术。

例如,电厂可以采用太阳能或者捕获并且安全地处理其随着矿物燃料而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大型工厂也可以做到。可以通过结合电池动力和汽油的混合技术来制造耗油更少的汽车。可以通过绝缘或者把供热用油转化为由清洁技术制造的电降低建筑物供热需求。

根据最佳经济和工程估算,如果每个关键经济部门在未来几十年中发展和采用环境上可行的技术,那么,全世界各国将可以用1%不到的全年全球收入大幅度降低二氧化碳排放,从而避免代价更为巨大的长期性破坏。换句话说,世界各国能够把经济增长和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结合起来。而富国将可以帮助穷国购买新的更为清洁的技术。

富国和穷国对谁应该为气候变化负责以及谁应该承担更大的代价而争论不休。为了在2009年前达到目标,我们就必须超越目前这样的坐而论道。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商业规划来确定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开发、测试以及采用新技术。我们必须确保��有国家采纳可以核查的、运用环境上可行技术的战略。富国则必须履行巴厘行动规划的保证来提供“财政和其他激励措施”来让穷国采纳新技术。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的世界充满各种危机,人们不禁怀疑另一场国际会议只不过是保证继续会谈而已。但是让我们看到积极的一面,那就是,190个国家达成了一个有意义的规划,而基本科技给了我们实现规划的现实希望。

我们任重而道远,但是由于巴厘会议的研讨形势好转。现在就是付诸行动大干一场兑现我们的承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