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f Scholz, leader of Germany's SPD party, speaks  after the members of his party approved a plan to join Angela Merkel's coalition MICHAEL KAPPELER/AFP/Getty Images

小德国的结束?

伦敦—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德国新政府终于准备宣誓就职了。经过了五个月的政治争论,社会民主党(SPD)和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再加上CDU的巴伐利亚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终于组成了联合政府。但在达成一致的过程中,德国政治争论发生了一些变化。

长期以来,德国一直奢侈地装作一个小国家——事实并非如此。去年选举时,公开辩论中几乎没有关于欧盟和德国在其中的作用的内容。当时,总理默克尔在民调中遥遥领先,这让她志得意满地认为她的直觉无误——德国选民不希望被关于欧洲的未来的讨论打扰。而尽管时任SPD领导人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曾担任过欧洲议会主席,但他的关注点也几乎完全集中在国内问题上。

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改革日程,以及(在更小的程度上)英国投票退出欧盟,引起了整个德国的关注。欧洲要想解决它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德国就需要质疑一些它长期所持的假设。它需要一个明确的欧洲日程,这个日程要摆脱小国思维。

平心而论,德国的历史叙事和政治偏好让所有政府都会束手束脚。但即将上任的德国新政府仍然可以采取一些现实措施来服务于欧洲和全球。新联合政府能够胜任这个任务吗?

CDU/CSU和SPD的联合执政协议欧洲条款将德国作为马克龙的欧元区改革方案的回应。但如果你希望看到经济政策的更本性改变的话,可能会感到失望。新政府可能会谈判重新启动欧盟的法德改革引擎的问题,但不爱可能支持债务共同化或建立大规模共同预算的方案。

但它能够也应该采取其他措施。德国可以接受——然后推进——国家层面的财政政策应该具有更多的反周期性质的概念。它也应该停止阻挠欧元区银行联盟,并将资本市场联盟作为政治重点。它可以做一件大事——欧洲存款保险和欧元区单一清算基金(Single Resolution Fund)的共同财政支持(时刻准备在银行倒闭时出手)。它可以将这件事与彻底清理欧洲银行体系(特别是意大利)以及严厉的债权人自救(bail-in)规则挂钩。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德国还必须处理好其规模庞大的储蓄盈余,这与其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地位不相称。要刺激消费,低收入工薪阶层需要税收减负。德国劳动力市场制度让许多服务业工人无法获得很强的讨价还价力和保护,这产生了欧洲规模最庞大的低薪部门之一。德国储蓄者还可以接受低费用的公共财富基金,用它来提高在德国国内和海外的股权投资,同时降低德国对国际安全资产的需求。

财政部掌握在SPD手中,因此更多地强调公共投资而非减税和进一步降低公共债务也成为一种可能。德国人正在开始厌倦十年来出于意识形态追求更低的赤字。德国宪法财政规则,即所谓的债务刹车(debt brake),确实允许提高公共支出。提高私人和公共投资所造成的额略微的经济过热有助于提振工资和进口需求,从而帮助德国降低经常项目盈余。

德国新政府还应该制定新的贸易政策,认识并诚意地更加策略性地使用德国以及欧盟的经济实力。特朗普政府日益保护主义的口风对于德国来说是一次听声而出的良机。美国很快就会对所有钢铁和铝进口征收关税,这需要欧洲给予坚决应对。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关于美国-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的争论主要集中在消费者权利和保护国内监管和标准上。但这类作为小国重点政策的狭隘经济目标已不再能够满足当今德国新霸权。过于乐观地支持已成明日黄花之势的贸易多边主义也是如此。

相反,即将履新的德国政府需要制定的贸易政策应该支持经济改革和社会标准,同时推进邻国的市场经济和法治。德国还可以做更多事推动欧洲其他国家在社会权利、环境保护、公平税收和改善政治标准等方面在世贸组织表现得更加强力。

这些方案需要德国政客转变争论焦点。作为欧元区的主导国家,德国需要确保欧元区能让所有成员国受益,并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力量。德国最终必须开始将自己视为主要经济行动方,并根据这一定位采取行动——最好要在新政府重新走上老路之前。

http://prosyn.org/6YJCZ8x/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