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ervis95_Amirul syaidiEyeEMGettyImages_rulermoneycoins Amirul Syaidi/EyeEm/Getty Images

以民主的方式衡量增长

华盛顿——本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名经济学家阿比吉特·班吉纳和埃斯特·杜弗洛最新提醒我们,国内生产总值作为衡量人类福利的指标还远非完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人类发展指数综合了预期寿命、教育和人均收入等多项指标,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单纯人均收入的替代方案。2008年,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阿玛蒂亚·森让-保罗·菲图西面对由法国政府资助的经济绩效和社会进步衡量委员会简要概述了国内生产总值诸多失策的方面。随后由经合组织所赞助的研究进一步阐明了他们的发现,同时,由布鲁金斯学会卡罗尔·格雷厄姆(有关主观幸福感)和杜克大学马修·阿德勒(有关社会福利衡量)所进行的相关研究也当之无愧地得到了人们的赞誉。

尽管如此,国内生产总值在权力殿堂中仍然处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世界各地的决策者都在不断等待最新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数据,而1/10个百分点的变化也被视为宏观经济表现的重要参考依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可能包括对一系列主题的深入分析,但分析的起始点永远都是国内生产总值。

要想了解为什么哪怕仅仅从收入角度看,将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视为经济进步代表的

观点都存在诸多问题,只需要弄明白这样一个例子:某国有10位公民和190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其中9位公民每位开始为10美元,而第10位则从100美元开始。(此外,假设国内生产总值等于国民收入,因此来自国外的净要素收入为零。)

现在,假设前9位公民在特定年份没有录得收入增长,而第10位则增长了10%。于是国内生产总值将从190美元增长到200美元,相当于约5.26%的年增长率。国民收入常规的计算方式反应了这样的现实。个人按照在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来分配权重,而这5.26%的增长率则意味着在最后得出的加权平均值中,第10位公民的收入增长比重比前9位公民高9倍。

对比这个例子和同样一个国家采用“民主”衡量增长率的例子,将每个人平等视为总人口的一部分,而不是总收入的一部分。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增长率将反映9位0%增长率公民和一位10%增长率公民的加权总和,其中每人的权重均为1/10,由此得出1%的总增长率。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个人按照收入份额来计算权重往往并没有被公众所普遍认识。但对于这种隐含的做法必须加以说明,因为它体现了一美元一票、而不是一人一票的投票原则。它对于评估一个国家的市场规模和经济“实力”至关重要,但却无法反应对民众而言经济效益究竟如何。

这并不是国内生产总值不足以衡量人类福祉的唯一理由。它还忽视了人们对尊重、尊严、自由、健康、法治、社团和清洁环境的需求。但即使所有其他民主“产品”都充分供应,国内生产总值仅作为收入领域的进步衡量指标依然会存在失效的问题。

在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迪、伊曼纽尔·塞斯和加布列尔·祖克曼研究工作的基础上,公平增长中心已经提出了“国内生产总值2.0,”该指标可以通过分解人口不同截面(如收入五分位)的收入增长,对现有的集合国内生产总值报告加以补充。提供此种分配现状通常需要政府部门之间加强协调,还需要遵守某些约定,如,怎样利用税收数据来补充常规国民账户。但现有国民收入核算同样需要遵守约定。

如果可以常规得到分配数据,人们就可以计算出收入分配各十分位的加权平均增长率。其中人口各部分所占权重相等,如上例所示。个人权重依然会由其在各团体内部收入来确定(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十分位比五分位更好的原因),但最终结果无疑会比目前的方法离“民主”理想更近。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主要优势是它用一个数字来表示,而其他绩效指标或者需要多参数表格,或者在汇总时采取本质上主观的方式。隐性采用收入份额作为总权重并不随意,完全适合宏观经济分析。只有当国内生产总值被用来衡量进步时才出现了问题。我们能够轻松衡量和轻易沟通的事物不可避免地会决定我们优先关心的政策问题。正如斯蒂格利茨、森和菲图西报告所说的那样,我们的衡量指标影响我们的所作所为。

公布像国内生产总值2.0这样的民主增长率指标绝不是白日做梦。对每1/10人口适用相同权重所得出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同样能得出一个补充常规增长率的单一数据。诚然,这仍然无法反映出许多国家前1/10收入群体内部所存在的巨大差异,相比其他人而言,前1%的群体收入增长根本不成比例。同时我们也还需要其他指标来衡量收入以外其他方面的业绩。但随着在公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同时公布一个单一数据,它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有关经济效益的主导话题。

https://prosyn.org/bgHA9G5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