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新财政现实

巴黎—“事实变化时,我就改变观点。您呢,先生?”据说凯恩斯如是回应关于他改变应对大萧条的政策立场的批评。这种务实主义并不如此常见:政策观点常常存在惊人的惯性。今天的角度经常受昨天的事实影响。

财政政策就是如此。事实发生了两个方面的重大变化。首先,对主权国家来说,长期借贷成本非常低。10月底,公债水平眼看就要打到GDP的100%的法国所发行的政府债券年收益率为:十年期债券0.5%,50年债券1.6%。五年前根本不受投资者待见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也能在市场上发行50年债券。只要对政府债务证券的高需求维持下去(经济学家对此存在争论),就能为公共投资提供前所未有的融资机会。

一个决定是否借贷的关键因素是名义GDP增长率和利率之差:如果这个差为负,债务就很容易偿还,因为名义收益增长快于利息负担。用(相当悲惨的)过去作为标准,难以置信未来十年法国名义GDP增长会低于0.5%:2005—2015年平均名义增长率为2.1%。因此,低利率是不容错过的机会。

第二项改变的事实是产出增长一直令人失望。在最新版《世界经济展望》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尽管石油价格下跌、货币条件有利,但过去两年发达国家的产出和投资仍持续低于预期。欧元区的前景尤其惨淡:IMF预计产出增长将从2015年的2%放缓至2016年的1.7%和2017年的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