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寡头,坏寡头

莫斯科—美国和欧洲日益担心俄罗斯的所谓“寡头”和他们藏匿于海外的资金,有两个基本问题值得关注。第一,那些人够得上“寡头”?第二,所有的寡头都值得怀疑吗?

怀疑显然是当今美国的秩序,当局已对俄罗斯两位大佬奥莱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和维克多·维克赛尔伯格(Viktor Vekselberg)实施了大规模制裁,作为对所谓的克里姆林宫操纵2016年总统选举的惩罚的一部分。类似地,在俄罗斯前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y Skripal)及其女儿在英格兰遭到神经毒剂袭击后,英国也采取了新措施以防止洗钱,来自俄罗斯的资本流入被严密监控。

问题在于西方政府用来辨别值得进行调查甚至惩罚的俄罗斯人的标准仍然过于宽泛。寡头最常见的定义是依靠政治联系获得财富的人——特别是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联系。在美国财政部的所谓普京名单上——去年1月制定的制裁观察名单——共有96名俄罗斯人仅仅因为财富超过了10亿美元就被归类为“寡头”。

事实上,即便是聚焦于和普京的关系,也有失偏颇。毕竟今天的许多俄罗斯富商——包括德里帕斯卡(他正在受到美国的额惩罚)和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一直受以色列保护)以及阿尔法集团(Alfa Group)的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和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Norilsk Nickel)的弗拉基米尔·波塔宁(Vladimir Potanin)——都是在普京的前任叶利钦治下发家的。

此外,一些从与克里姆林宫的旧关系中获益的俄罗斯富豪已经逃离俄罗斯,现在在西方做生意或流亡。前莫斯科银行(Bank of Moskow)行长安德烈·波罗丁(Andrey Borodin)获得了英国政治避难权。前手机大亨叶甫盖尼·契克瓦尔金(Yevgeny Chichvarkin)自2009年逃离俄罗斯以来一直在积极地组织反对普京。而俄罗斯前首富米哈伊尔·科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曾经因为资助了普京的反对者,而被冠上了捏造的欺诈和气吞公款指控,坐了十年牢。

因此,西方政府需要对区分“坏”寡头和不坏的寡头的定义进行更微妙的界定。这一定义首先应该包括直接并正在与克里姆林宫领导层进行商业和个人交易的人,包括大宗政治敏感性政府合同。比如,亿万富豪阿尔卡迪·罗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为国有能源巨头俄天然气建设天然气输气管道,并正在建造一条通往克里米亚的大桥。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这些交易还应该包括裙带关系。20世纪90年代,阿尔法集团的普约特·阿文(Pyotr Aven)批准了普京颇受争议的圣彼得堡商业合同,当时普京还是对外经济事务部长。阿尔法集团还雇用了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的女婿和普京的长女。在这些例子中,涉及到的寡头显然是普京政权的忠诚仆从。

定义“坏”寡头的标准应该是他的大部分生意在俄罗斯,因此要依靠至少默认的政府支持。这意味着近几年来一直在出售俄罗斯资产、投资于西方国家(想必至少部分是因为制裁)的许多俄罗斯富豪不属于此列。

比如,前楚科塔北极地区行政长官阿布拉莫维奇、2012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俄罗斯总统的米哈伊尔·普罗科罗夫(Mikhail Prokhorov)和《俄罗斯新报》(Novaya Gazeta)的长期“金主”亚历山大·勒贝德夫(Alexander Lebedev),都变卖了巨大部分俄罗斯资产,寻求在美国和英国做合法透明的生意。如果他们与罗滕伯格、尤里·科瓦尔楚克(, Yury Kovalchuk,以普京的个人银行家出名)和普京的事实副手伊戈·谢钦(Igor Sechin)、更不用说俄罗斯极其富裕的公职官员不做区分的话,这合适吗?

平心而论,任何在俄罗斯积累起巨额财富的个人,至少需要部分与国家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天他们应该无差别地被惩罚。若阿尚-拿破仑·穆阿(Joachim-Napoléon Murat)和让-巴普蒂斯特·贝尔纳多特(Jean-Baptiste Bernadotte)都是拿破仑的卫兵。但穆阿被拿破仑鞭策(最后以叛国罪被处决),而贝尔纳多特后来成为瑞典国王查理十四,为打败拿破仑做出了贡献。

不是每个人都根据一刀切的一般化对待俄罗斯富豪。以色列授予了阿布拉莫维奇公民地位。更令人惊奇的是,发过驳回了针对另一位亿万富翁、俄罗斯联邦议会前成员苏利曼·克里莫夫(Suleyman Kerimov)的洗钱指控,而他真的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

但一些人,如美国政府,仍对所有俄罗斯富豪抱有一刀切的印象。这是适得其反的。如果西方针对想要削弱普京政权,鼓励寡头拿着自己的钱出逃将比惩罚普京所认定的敌人更加有效。

http://prosyn.org/rXcGA8i/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