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raeli protesters raise a sign in Hebrew 'Mandelblit, let us decide, we came from Mahalot to protest', as they demonstrate against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JACK GUEZ/AFP/Getty Images

Bibi的浮士德式交易

耶路撒冷——2月13日,在2016年开始的调查结束后,以色列警方建议对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以贿赂、欺诈和失信等罪名提出起诉。现在,总检察长曼德尔卜利特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因为他必须决定是否对一个几乎已经成为现代以色列政治代名词的人提出正式起诉。

如果现政府能在2019年夏天继续存在,那么内塔尼亚胡将成为以色列任职时间最长的领袖。从目前的情况看,他能否坚持到那时存在很大的变数。

自从2009年3月再次担任总理职务以来——他首次任职是从1996年6月到1999年7月——内塔尼亚胡已经成功见证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和一系列外交盛事。与此同时,极端分裂已经成为其任期内的政治标志, 叙利亚、黎巴嫩和加沙地带潜在战争的战鼓声更是震耳欲聋。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困境如何演绎最终将决定什么样的故事发展将会占据上风。

刚刚完成的警方调查——代号为“案件1000”和“案件2000”——并非内塔尼亚胡所面对的唯一法律挑战;其他腐败调查也在进行当中。上述丑闻的涟漪效应——其中包括指控他在十年时间内收受约 $300,000的礼物——可能会吞没以色列本已脆弱的政治生态,因为内塔尼亚胡联盟内部的对手已经对他和他的利库德集团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内塔尼亚胡的政府成员对过早决定其领袖的命运保持警惕。但他们同时也在谨慎观察政治风向。他手下没有哪个部长对新选举特别感兴趣,但人们都希望在船沉没之前逃离。

财政部长摩西·卡隆和教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所面对的困境具有启迪意义。新议会(Knesset)可能无法保证他们两人拥有目前所掌握的影响力。因此,随着危机笼罩内塔尼亚胡,政府成员却把精力集中在搜集足够能让选民认可他们价值的政绩。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随着慢动作政治悲剧的步伐不断加快,内塔尼亚胡正在召集部队捍卫自己的清白并阻止任何敌人加速他的逊位。但如果辞职的呼声越来越高,对他的内阁同僚而言实现自身长期政治抱负最关键的要素是避开任何非法行为的嫌疑。

上述困境的危险性在于可能迫使内塔尼亚胡顺从其联盟内部野心更大的派别的要求。例如,鼓吹积极回应由伊朗支持的入侵格兰高地的鹰派将会因此受到鼓舞,同样受到鼓舞的还有那些坚持要在西岸建设更多犹太定居点的人士。极端正统的权力掮客也将迫使内塔尼亚胡不容许以色列犹太教存在自由言论。

上述团体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煽动叛乱并迫使其议会代表推翻内塔尼亚胡政府。在这样的压力下,内塔尼亚胡争取政治生存的代价可能相当严峻。

导致这一切更加复杂的是——这在某种程度上颇具讽刺意味——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之间的关系。以色列政府一直在美国所向披靡——得到了特朗普内阁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迁入大使馆及其公开反对2015年伊朗核协议决策的鼓励。

但今天,信心正在逐渐减退。本月显然已经跨过了特朗普内阁的红线,因为一位白宫发言人罕见地发表了对内塔尼亚胡的指责,并对美国官员曾与以方官员探讨一项吞并西岸计划的报道进行了驳斥。如果上述指责确实代表了不断增长的不和谐因素,以色列任何向强硬派倾斜的举动都有可能进一步拉紧与美国的关系。

内塔尼亚胡绝非政治新手;他清楚地了解自己所面临的困境。如果他违背自身原则,并屈服于联盟的侵略性要求,他必将牺牲对所辖国家和所处职位的忠诚度。但如果他拒绝妥协的诱惑,就很可能意味着垮台就在不远处。对内塔尼亚胡和目前他继续领导的这个国家而言,赌注已经高得不能再高了。

http://prosyn.org/s78snjT/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