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净零排放神话

柏林—燃烧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产生的排放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加热我们的地球,气候条件的日益波动和日益危险已看似不可避免。显然,我们需要快速减少排放,同时开发可以把化石燃料留在地下的替代能源资源。

这一紧迫使命看起来是如此直观。但在过去几十年来,气候变化又受到如此多的政治惰性、错误信息和一厢情愿的困扰,以至于我们的方案依然效率低下或可望而不可及,根本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源。通常这些“解决方案”基于根本不存在或风险很高的新技术。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方法只能是权宜之计,因为它既不威胁常规业务,也不触及社会经济及正统。但依赖晦涩技术的气候模型削弱了实施避免气候灾难所必须的深刻结构变化的紧迫性。

最近出现的这类“结局方案”是“净零排放”,它依赖所谓的“碳捕捉和储存”(CCS)。尽管这项技术仍面临一些缺陷,但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主席拉金达尔·帕查乌里(Rajendar Pachauri)上个月发表了一篇问题很大的讲话,说“有了CCS,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大范围使用化石燃料。”

平心而论,IPCC的最新评估报告强调了大幅削减二氧化碳排放以避免超出全球小型(但仍然十分危险)碳预算的紧迫性。但从“零排放”、“完全去碳化”和“100%可再生能源”等明确的目标向净零排放等危险更大的目标的转变也是一个危险的立场。

事实上,净零概念意味着世界可以继续产生排放,只要找到办法“抵销”它们。因此,我们不必马上采取彻底的减排措施,而大���以继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甚至建设新的煤电厂——同时略作“支持”CCS技术的开发就算是采取气候行动了。显然,这一技术未必有效,还面临实践挑战,有可能导致未来泄露从而造成巨大的社会和环境后果,这些都无关紧要。

生物技术加碳捕捉和储存(BECCS)是净零排放这一“过头方针”(overshoot approach)的榜样。BECCS包括大量种草和种树,燃烧生物体以产生电力,捕捉期间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并将它们泵入地下的地质储存池。

BECCS将产生重大发展影响,造成大规模土地掠夺,最有可能的掠夺对象是相对较穷的人。这不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情景;多年来,生物燃料需求的增加已经导致发展中国家的破坏性土地掠夺。

要抵销大比例二氧化碳排放,需要多得多的土地。事实上,据估计,使用BECCS隔绝十亿吨二氧化碳需要用2.18-9.90亿英亩种植柳枝稷。这相当于美国用来种植乙醇玉米的面积的14—65倍。

种植这些柳枝稷需要化肥,使用这些花费所排放的一氧化二氮足以恶化气候变化。而生产合成化肥、清理数亿英亩土地的树木、灌木和杂草、分解土壤碳储存池以及运输和处理柳枝稷也会产生二氧化碳排放。

问题更大的是,据披露CCS和BECCS最有可能用于“强化石油开采”(enhanced oil recovery),将压缩二氧化碳泵入旧油井作储存之用,从而形成开采更多石油的财务激励。美国能源部测算,这一方法将产生670亿桶有利可图的石油开采量——是美国探明石油储量的三倍。事实上,考虑到其中涉及的金钱,强化石油开采可能正是推动CCS的幕后动机。

无论如何,没有一种CCS有利于向完全去碳化的结构变迁这一目标。而完全去碳化正是社会运动、学界、普通公民甚至一些政客日益要求的东西。他们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一转型期间的不方便和需要作出的牺牲;事实上,他们认为创造零碳经济的挑战是一次更新和改善社会和社区的机会。危险、晦涩、画饼充饥的技术在这方面的努力中没有一席之地。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气候危机的明确理解大大扩展了潜在解决方案的范围。比如,通过禁止新的煤电厂、将化石燃料补贴改为通过趸售电价(feed-in tariffs)进行的可再生能源融资,全世界数十亿人都可以用上可持续能源,同时减小化石燃料依赖。

这些创新和实际的解决方案无法扩大规模,与此同时,数十亿美元被用于恶化现状的补贴。改革这一体系、取得迈向减轻气候变化的真正进步的唯一办法是致力于完全消灭化石燃料。基于朦胧的技术的含糊目标是断然无法起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