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尼泊尔的教训

伦敦——灾难发生后,国际社会承诺双边援助。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过程。这种模式太过平常,可悲的是,它现在正在尼泊尔重演。在死亡七千余人并摧毁首都加德满都的地震和余震发生一个多星期后,尽管大量国际机构承诺给予援助,但尼泊尔财长至今为止尚未收到一分钱的国外援助。

因为在危机爆发时缺乏可用的中央资金池,导致上述状况下的教育援助几乎总是太过缓慢。对尼泊尔儿童而言,地震的后果具有双倍的破坏力。按照澳大利亚联合国儿基会的统计,需要紧急援助的儿童超过170万。16,000多所学校被毁,其中5,000所已经被彻底毁坏。遭受地震重创的廓尔喀地区共有500所学校,其中的450所已经被夷为平地,或者处于废弃状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联合国正在尽全力救灾。按照联合国驻地协调员的说法,联合国组织了快速空运和物资供给——尽人皆知的“箱式学校”就是个例子。这是一种预先打包好、可以容纳40名儿童同时上课的教育套件,此外还有为流离失所的男孩和女孩准备的早期儿童开发和休闲娱乐套件。与此同时,唯有期待运来的帐篷和庇护所能为尼泊尔儿童创造适宜儿童成长的空间

尼泊尔的整个教育系统都在遭受威胁。无家可归的人们住进了完好的学校,校车也被征用将地震受害者运出加德满都。随着死亡人数急速上升和恐怖气氛不断蔓延,在承诺资金到来之前(上述过程可能需要数周甚至数月),大部分救援工作都处在搁置状态无法展开。

世界各国必须结束这种瘫痪状态。随着现有稀缺资源被用于解决医疗、住房和食物等燃眉之急,教育正处于被忽视状态。事实上,仅有人道主义援助预算的一小部分——约占总额的1%——被分配到教育领域。此外,提前制定好的长期发展预算缺乏必要的灵活性,无法应对自然和人为灾害。

必须尽快建立紧急状态下的人道主义教育基金,这样当灾难来临时,弱小的儿童才不会在成年人四处乞讨时被迫在痛苦和不安中等待。

这样一笔基金能帮助50%因冲突、内战或人道主义紧急状况而失学的全球儿童——符合条件的男孩和女孩约有2,800万。这样一笔基金也可以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时发挥作用,这笔额外资金本可以迅速修复学校,而不是任由500万儿童无法完成学业。这笔基金还能为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儿童提供机会,那里被毁的学校还有待重建,此外黎巴嫩因四年动乱而流离失所的约50万叙利亚儿童也有可能受益。

在尼泊尔和其他灾害易发地区,上述基金可以也应该被用来实施紧急救济计划、加强协调应对和支持弥合人道主义救济和发展差距的长期努力,包括落实改造学校等预防性措施。此次灾难后的初步报告显示经过防震改造的学校(一般成本为8,000美元)避开了绝大部分破坏。

我们并不是要求捐助者将教育摆在即时救生措施的前面,也不是要求从其他紧急救援工作中进行资金分流。但关键是要认识到对儿童来讲,教育机会贯穿着所有的人道主义和发展措施。学校所提供的不仅是儿童今后生活中所需的技能;此外也充当传播救生医疗和安全信息的介质。

普通的难民儿童花十年以上的时间来进行流亡;不能等到他或她重返家园时再开展教育工作。教育或许不能以像医疗、食品或住房那样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危机期间失学儿童所面临的童工、早婚、人口拐卖和士兵招募等风险其严酷程度丝毫不亚于其他类型的苦难。

7月7日,挪威政府将召开奥斯陆教育会议。与会领导人和决策者应该借此机会听取紧急教育国际网络、联合国儿基会和联合国难民署等机构的呼声,以确保所有儿童都被人道主义和发展援助覆盖到。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学校能为学生提供其他服务或人道��义援助所提供不了的东西:回归正常生活的希望和在紧急救助者离开后值得为之憧憬的未来生活。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