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邻居

特拉维夫—在代号为“熔铅(Fused Lead)[得名于一首关于一只由熔化的铅制成的,旋转的小陀螺的哈努卡犹太人节歌曲。这种陀螺是该节日的象征之一。]”的加沙军事行动中。我们以色列人又认识到一个根本的现实:加沙不是越南、伊拉克、阿富汗甚或黎巴嫩。它是一个由我们和巴勒斯坦人共同所有的国家组成的地区。我们叫它以色列,他们称它为巴勒斯坦。

有150万人居住在加沙。在他们所属的那个民族中,有130万人居住在以色列,另有200万人居住在约旦河西岸。加沙的男人和女人们是我们的邻居。尽管和我们之间有边界分割,他们也与我们背靠背生活了很长时间。

我们的家园和城市鸡犬相闻,我们的田野唇齿相依。加沙的男人们,那些我们通过军用望远镜观察的哈马斯活动分子或警察,以前曾是法塔赫的活动分子和警察。

他们或出生在加沙,或是在1948年战争及其他的战争中被作为难民赶到那里。多年以来,他们曾是为我们修筑房屋的工匠,是在我们的餐馆里洗刷碗碟的工人,是我们时常光顾的商贩,是kibbutzim温室中的园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