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ay scan Getty Images

被忽略的结核病危机解决方案

波士顿/日内瓦——在这个技术飞速创新的时代,仅今年一年就将有近200万人死于肺结核,因为他们太穷而无法接受医治,这种现象是非常可耻的。事实上,结核病继续夺走生命的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人们的冷漠态度。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这样的冷漠源于一种致命的错觉,那就是结核病属于过去——即使2016年有 1,040万人罹患结核病,这样的幻觉依然存在着。结核病患者往往无力吸引世界的关注。虽然这种疾病可以袭击任何人,但多数情况下身处难民营、贫民窟和监狱等地的边缘化及弱势群体是其主要受害者。

另外一种错觉是我们有充足的治疗方法来应对结核病,即使其持续发生变异。但多重耐药型结核病实际是一种严重的威胁。它有时被称为“长翅膀的埃博拉”:虽然这两种病原体拥有相似的死亡率,但多重耐药型结核病通过空气传播,因此传播起来更加轻松。对多重耐药型结核病的现有治疗包括由多种有毒药物组成的治疗方案——有些需要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每天注射令人痛苦的药物。

对结核病的治疗方法研发几十年来几乎陷入停滞。艾滋病毒/艾滋病和丙肝研发管道所持续取得的成果远远超过结核病研发管道。

但那还并非全部。过去四年,结核病治疗本应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在50年未曾开发出一款新的结核病治疗药物后,突然间有两款新药贝达喹啉迪拉玛尼连续被批准上市。 这本应成为抗击结核病斗争中历史性的时刻,对于耐药型患者而言尤其如此。

也许你会认为一系列医疗管理机构、医疗服务提供商、标准制定机构、保险企业和制造企业都会迫不及待地为最需要这些新药的患者提供援助。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恰恰相反,多数情况下仓库货架上的新药蒙着厚厚的尘土。自从获批上市后,仅有区区5%的患者从中受益。尤其惊人的是迪拉马尼的最新数据:四年后的今天,这种新药仅仅治疗了全世界1,247名患者

我们了解情况是因为上述患者中有许多人通过我们的计划接受治疗,无国界医生组织健康伙伴基金会在这些患者的所在国一直竭尽全力推动新药的注册和使用。在国际药品采购机制的支持下——该机构通过划拨无痛航空税来解决困扰穷人的被忽视的健康问题——我们启动了结核病终结计划,以加快新药在面临结核病困扰的17个国家的注册速度。

令人遗憾的是非政府机构而非政府、学术机构和制药企业需要推动已上市新药的使用。因为经费拮据的国家结核病项目在采用新的治疗方法时趋向于保守,而药品制造企业没有多少积极性将药品输入贫穷国家市场,所以我们决定采取行动。

迄今为止我们所搜集的证据表明当使用新药时,难治型结核病患者更有可能从疾病中恢复,并且往往会以更快的速度。鉴于全球结核病危机的规模,结核病终结计划所付出的努力不过是沧海一粟。但它却揭开了失败工作的冰山一角:政治意愿、想象力和紧迫性的惊人匮乏导致数百万人消失在我们这代人的视野当中。

今年9月,联合国将召开有关结核病危机的首次高级别会议。联合国成员国应利用这次机会承诺大幅增加全球结核病治疗资金,并彻底改变被事实证明不成功的研发计划。否则,此次会议将作为又一次毫无意义的聚会而被载入史册——任凭数千万人在世界最致命传染病的魔掌中忍受痛苦。

具体而言,我们需要更简单、迅速和廉价的方法来检测和治疗结核病,尤其是在偏远和贫困的环境中。我们需要更先进的工具来从源头上预防感染,并在它们杀死我们之前消灭潜伏的传染病。当然,我们需要一系列强力药物来抵御普通及耐药型结核病。

与此同时,结核病泛滥国家的政府必须充分利用它们已经掌握的工具——例如,通过进一步努力确保贝达喹啉和迪拉马尼等新疗法能够提供给那些迫切需要的人。

联合国会议是取得进展的一次黄金机会。尽管它无法在一夜之间解决结核病危机,但这是一次最终将结核病提上世界卫生组织议程的机会——我们应当像埃博拉和寨卡病毒爆发时那样,将结核病上升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

结核病危机的紧迫性在医学专家及其患者及家属中是尽人皆知的。就在我们讲话时,标准疗法正在失效,而数百万人正无声无息地感染和患病。在21世纪,我们所有人应当为此深感耻辱。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exCCE40/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