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归化杀手

在加拿大有17人被以恐怖分子的罪名逮捕,这一事件在整个西方凸显出一种日益增长的恐惧感和必然感。这种感觉植根于恐怖威胁土生土长的特点。但我们对身边的这些杀手又真正了解多少呢?

欧洲现在似乎成了伊斯兰恐怖分子的首要目标:2004年的马德里炸弹事件,最近对伦敦的袭击,罗马等各地的高度警戒都在强调着一种日渐强烈的恐惧感和必然性,而这些感觉都植根于土生土长的威胁。但我们对于混迹于我们当中的这些杀手们有多了解呢?

当然,我们概略地知道原教旨主义无所不包的特点,对“基地”组织作为一个多细胞的分散组织,在很多国家活动以求获得化学、生物、甚至是核武器的特性也一知半解。我们知道其领导人的长期目标:在穆斯林国家夺取权力,并攻击支持在伊斯兰世界建立世俗政体的西方国家。最后,我们还知道这股狂潮虽然领军人物寥寥,但现在却获得了成千上万普通穆斯林的同情。

总会有癫狂之徒以信仰的名义献身和杀戮。但在当今他们由于技术进步下的炸弹制造“民主化”而变得更加危险。毕竟,正如伦敦和马德里的炸弹袭击所表明的,只需一部移动电话就能控制一次爆炸—或者一系列的爆炸—宗宗都具有致命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