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北约的危险信号

哥本哈根——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发出了两个危险的信号。其一是俄国重新确立了在欧洲的“利益范围”,在所谓的利益范围之内,国家不能再自由地追求各自的目标,除非事先得到莫斯科的同意。再有就是北约成员国可以随心所欲地要挟自己的同伴,迫使他们支持自己狭隘的目的。

第一个危险信号的标志是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为之努力的“成员国行动计划”(MAP)遭到了否决。以德国和法国为首的几个重量级欧洲国家投下了反对票,尽管该计划得到了美国的全力支持也无济于事。

第二个危险信号是希腊成功地否决了马其顿的欧盟成员资格,这一行动反映了这两个国家在马其顿命名问题上至今悬而未决的分歧(希腊坚持要求将马其顿命名为前南马其顿共和国)——FYROM——这样一个称谓称得上是困扰当今国际政治的最有失体面的缩写名词)。

关于马其顿的纷争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南斯拉夫分裂成了若干独立的国家。希腊强烈地反对这个小而又小的北方邻居——这个国家只有区区两百万人口——反对它以马其顿的名字命名并在自己的旗帜和纹章中使用亚历山大大帝时期的标志。曾几何时马其顿同意设计一面去掉上述标志的新国旗,并同时修改宪法明确自己对希腊没有领土要求,但是却一口回绝了由自己的大国邻居所提出的这个拗口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