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porters of the federalist and regionalist Italian political party, Lega Nord, and far-right activists demonstrate against immigration MARCO BERTORELLO/AFP/Getty Images

民族主义将破产

罗马—民族主义对全球主义,而不是民粹主义对精英主义,才是这个十年政治冲突的最大特色。目之所及——美国、意大利、德国、英国,更不用说中国、俄罗斯、印度——民族感的激增成为政治事件背后的主要推动力。

相反,所谓的“普通人”背叛精英并未表现出多少迹象。亿万富翁跟着美国总统特朗普掌控了美国政治;非选举产生的教授主持着“民粹主义”意大利政府;放眼全球,金融家、技术专家和公司管理层收入不断上升,税收不断下降。与此同时,普通工人似乎任命地接受了高到令人绝望的住房、教育乃至医疗价格。

民族主义压倒平均主义的情况在意大利和英国尤其突出,两国曾经都以漠视民族身份而闻名。在英国,旗帜是一件稀罕物,哪怕政府建筑中都难得一见,在英国退欧公投前,英国人对国家的概念十分宽松,甚至连国名都无所谓,管他是联合王国、不列颠,还是英格兰、威尔士和苏格兰。

意大利人的民族主义情怀比英国还要小。自欧盟成立以来,意大利人便是联邦主义的最大支持者,民调表明直到最近,意大利选民对布鲁塞尔欧盟领导人的信任度要高于罗马的本国政府。意大利人热衷于文化、历史、食物和足球,但他们的爱国主义大部分给了地区和城市,而不是民族国家。他们更愿意被布鲁塞尔而不是罗马统治。

意大利新联合政府的次要成员、极右翼的联盟党(League)在今年以前一直叫北方联盟(Northern League)。其最喜欢的口号之一是“加里波第没有统一意大利;他分裂了非洲,”其主要政治要求是废除国家。相反,该党要求建立一个叫做帕达尼亚(Padania)的新国家,将繁荣的北方地区与罗马和南方的腐败和贫困分离。

那么,怎么解释民族主义突然就占了上风?意大利、英国乃至美国的新民族主义中没有多少积极的爱国成分。相反,民族感的激增看上去主要是一种仇外现象,捷克裔美国社会学家卡尔·多伊奇(Karl Deutsch)对此有过著名的定义: “民族是一群被关于血统的共同错误和对邻居的共同厌恶联系起来。”坏光景——低工资、不平等、地区性剥夺(regional deprivation)、危机后紧缩等——刺激人们寻找替罪羊,而外国人永远是最吸引人的目标。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特朗普“怼”墨西哥移民和加拿大进口完全和爱国无关,意大利新政府的本土主义政策和梅的在成为英国首相后的名——“如果你认为你是世界公民,你就什么公民也不是。你不明白公民权的含义。”——也是如此。

对那些仍然自豪于身为“世界公民”的人来说,也有好消息:将经济困难归咎于外国人的仇外举动注定要失败。

比如,金融危机爆发后,有人将人们对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学的崩溃的怒火引向“贪婪的银行家”。这最后以失败告终,部分原因在于银行家拥有巨大的资源可以自卫,而外国人通常没有。但归咎于银行家无法缓解公众愤怒的主要原因在于攻击金融无助于提高工资、降低不平等性或扭转社会忽视。最近对外国势力的攻击亦然,不管攻击对象是移民还是贸易。

比如,英国正在逐渐清醒地认识一个事实:欧洲问题其实与煽动了很大一部分“退欧”选票的真正的政治仇恨毫无关系。相反,英国退欧谈判将在多年甚至几十年内主导英国政坛,分散英国的精力。而英国与欧洲其余部分的民族主义冲突将为无法改善日常生活的各党派政客提供数不尽的借口。

未来多个月或多年,美国和意大利选民也将学到同样的教训。在这两个国家,作为替罪羊的外国势力——不管是贸易还是移民——都与提升生活水平和解决政治不满的根源无关。

意大利对欧盟有些合理的怨恨:不平等的伪善的庇护和海洋资源政策、适得其反的财政规则,以及缺乏经济常识的金融政策。但新政府也在利用民族主义的兴起攻击改革,而这些改革与欧洲毫无关系倒是对意大利的经济成功至关重要。

金融危机以来的历届意大利政府逐渐打好了退休金、劳动力市场和银行改革的基础。这些变革为经济复苏创造了条件,从去年开始,意大利从持续了十年的衰退中恢复;但这些改革在政治上不受欢迎,现在更是被谴责是精英主义外国压迫的象征。如果新政府放弃所有三项改革,意大利的经济复苏希望也有可能付之东流,下一场复苏也许又要等一个十年。

美国也将发现,攻击外国利益不是万灵丹,反而可能让坏光景变得更坏。特朗普认为他针对中国、德国和加拿大进口品的措施将影响这些贸易伙伴,为美国创造就业。如果美国经济正在经历弱增长和通缩,也许确实如此。但在需求强劲、通胀抬头的时候,德国和中国出口商能够为它们的出口品找到新市场,而美国制造商难以取代外国供应商。宝马和华为都会一切安好,而关税将通过物价上涨成为美国消费者的税收,通过利率上升成为美国工人和企业的税收。

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的反面不是全球主义精英主义;而是经济现实主义。而到最后,现实会胜出

http://prosyn.org/U2Cqt8T/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