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向纳米比亚学习

温得和克—纳米比亚夹在安哥拉和南非之间,在漫长的反种族主义斗争期间,纳米比亚损失惨重。但是,自1990年脱离南非独立以来,2,400万纳米比亚人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特别是在最近的几年中。

纳米比亚取得成功的一大原因是政府注重教育。发达国家人民对免费小学和中学教育早已习以为常,但在许多穷国,中学甚至小学教育都要交学费。事实上,政府常常被建议收学费作为“成本覆盖”的一种形式。但在纳米比亚,公立小学是免费的;并且本学年公立中学也免费。

纳米比亚政府在其他重要领域也表现积极。在防止疟疾方面,十年内年发病率降低了97%。逆全球不平等性加剧的潮流,纳米比亚基尼系数(衡量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的标准手段)自1993年以来下降了15点(不过是从全世界最高之一的水平上降下来的)。贫困率也下降了一大半,从1993年的69%降低到不到30%,极端贫困(每天生活费不足1.90美元的人数)也减少了一大半,从略低于53%下降到不到23%。

纳米比亚的无国家记者组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新闻自由指数也位列非洲最高——大大高于美国和其他富裕国家。纳米比亚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清廉指数中亦表现出色,名列非洲前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