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不结盟运动在伊朗

新德里——如今的不结盟运动(NAM)已经算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运动。冷战结束后,不结盟运动已经分裂成由古巴、朝鲜、委内瑞拉等国的左派政权,以及波斯湾的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等保守君主制国家组成的更加异端的组织。因此难怪意识形态领域的不和谐言论严重破坏了该组织不卷入世界超级大国纷争的初衷。

于是今天的不结盟运动还没有找到确定的宗旨和原则。现在看来,没有彻底瓦解已经是它唯一的安慰了。

尽管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但最近在德黑兰举行的不结盟运动首脑会议却吸引了世人的关注。有人质问为什么要在德黑兰举行首脑会议?但这种质问只招来了仍利用组织俯视超级大国者的反驳。“为什么德黑兰就不行?”他们的反唇相讥非但没能安抚那些质问者,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怒火。

在伊朗首都举行首脑会议是否明智的争议重新激发了有关冷战后世界“不结盟”涵义的核心辩论。如果世界已经不再被僵化地割裂为意识形态对立的两大军事集团,为什么还要延续这样一种不合时宜的结构?此外,鉴于越来越多的不结盟成员国已经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比方说印度与美国、日本与巴西已经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不结盟运动是否还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