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delong213_MarioTamaGettyImages_businessmenjobline Mario Tama/Getty Images

不,我们并不“需要”一场衰退

发自伯克利—我最近收到了一封来自好友俄勒冈大学教授马克·托马(Mark Thoma)的电子邮件,询问我是否留意到有越来越多的评论文章暗示经济衰退是一种对经济(或类似事务)的正面而健康的大扫除。事实上我也注意到有日益增加的评论者正在表达这样的观点,即“衰退纵使痛苦,但却是实现增长的必要投入。”这让我惊讶不已。

当然,在2008~2010年经济大萧条之前,呼吁要来一场“必要性”衰退的评论者言论并不鲜见。但我本人认为这一主张早就不合时宜了。试问谁敢在2019年理直气壮地说在低通胀条件下出现衰退和高失业率会是一件好事?

但显然我错了。该论据已经成为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所谓“僵尸理念”的注脚——就是那些早就被证据或逻辑所证伪,但却死而不僵,继续吞噬着人们大脑”的理论。那些自称欢迎衰退的人显然从未看过数据。因为如果他们翻翻数据就会明白,经济上的有益结构性变化都发生在繁荣时期而非萧条时期。

很显然,将劳动者从低边际效益产品生产转移到零边际效益产品生产并非进步之举。同时也没有任何理论或实证表明在经济上升期不能将人力和资源直接从低边际产品活动转移到高边际效益产品生产,好像需要一场彻底的破坏才能为这类转移创造条件似的。

那些大肆鼓吹衰退的人通常不是消费者,劳动者或雇主,而往往是金融家。毕竟没有几个劳动者不喜欢繁荣期的。

无可否认,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曾1970年代推测说经济繁荣期过后劳动者们实际上最终会对那段好时光感到不满。他指出由于误判了所购买商品的价格,劳动者会发现他们其实高估了自己的实际(排除通胀因素后)工资:他们的收入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多。但是卢卡斯从未解释过为何劳动者应当掌握的工资信息要比他们为杂货,房租等所支付价格的信息更多。即使作为对某些未特定过程的抽象描述,这一总体猜想也没有多大意义。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出于同样的原因,消费者很少会误判所购买产品的收益。而企业也同样很少对经济繁荣时期的生产感到不高兴。它们对买入价的了解也与出售价一样多。它们也受到卢卡斯所谓的“名义性错觉”的影响。虽然垄断(和垄断性)力量会在价格和边际收入(以及工资和边际劳动力成本之间)之间造成干扰。但总的来说,无论当前工资/价格如何,企业都倾向于雇用更多工人并制造更多的东西。它们会抓住当下的机遇而非等待未知的未来。

那么究竟谁是繁荣时期最被蒙蔽的人呢?是所有投资于Theranos(血液检测创业企业)这类骗子企业,或把钱放进WeWork比特币等高风险投资的人。他们是对这一事实感到郁闷的人,也是希望央行能尽早减少货币供应的人。这些人迟早会屈服于正反馈交易的合理性,要么被非理性的繁荣所迷惑,最终因在金融八卦回声室里所听到的消息而走向覆灭。正如二十世纪经济史学家查里斯·P·金德伯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开玩笑的那样:“没有什么比看到一个朋友致富更能扰乱一个人的快乐心境和判断力了。”

羡慕与贪婪一直都是说服某些人在泡沫高峰期买入的原因。直到一地鸡毛时这些更大的傻瓜才会思考为何缺乏更多关于风险的暗示,或者当时为何没有参考其他论点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但是即使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繁荣之后需要一段时间来清算和收缩的信条仍然令人难以理解。商业周期可能以一场滚动调整——资产价值被调低以反映基本面——来收尾,或者以萧条和大规模失业告终。但从来没有任何充分的理由说明第二个选项应当占优。

https://prosyn.org/vAYiIsG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