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东盟和罗兴亚危机

达卡—缅甸若开邦罗兴亚穆斯林社区处境的日益恶化可能很快将威胁到缅甸政府及其领导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的名声。这场危机从去年10月开始升级,缅甸军方对罗兴亚社区发动袭击,130名罗兴亚人被杀,数十座建筑被毁。当时,军方领导人宣布这次袭击是定位身份不明的叛乱分子的行动的一部分,据称这些叛乱分子10月9日在孟都县的三个边防站杀害了九名警察。

据人权观察组织对卫星图像的分析,在11月的九天时间里,有更多的罗兴亚村庄被毁,被毁建筑数量达到了1,250座;与此同时,30,000人报告失踪。联合国认为无国籍的罗兴亚人是全世界受迫害最严重的少数群体之一。

如今,这个原本稳定的地区的其他国家也卷入了这场危机;事实上,随着罗兴亚人入境寻求庇护,孟加拉国、泰国和印尼等国家日益感受到溢出效应。对罗兴亚人的迫害不能再认为是缅甸的内政。

东盟对罗兴亚问题的批评过于谨慎,并且没有认识到这个未了的冲突可能造成该地区因为民族-宗教问题而分裂。该地区人口中有60%是穆斯林,18%是佛教徒,17%是基督教徒,继续歧视罗兴亚人已经引起提供庇护的国家的同情的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大声疾呼。这可能给印尼等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造成巨大的风险。

逃亡的罗兴亚人在抵达东道国时境况非常糟糕,并且长期与安全部队发生小摩擦。罗兴亚人一直面临生存威胁和食物短缺,是恐怖分子招兵买马的主要目标。毫不奇怪,伊斯兰极端组织发布在线视频号召对缅甸发动圣战,印尼当局最近逮捕了两位被控策划缅甸驻雅加达大使馆袭击的军人。

随着罗兴亚危机的神话,更多地区和国际极端组织必然会利用罗兴亚人作为获得同情、招募新成员和筹集资金的方便工具。东盟领导人必须制定有效的外交方案解决这场危机,阻止其助长地区极端组织和破坏贸易和人民的生活。耳熟能详的“东盟方法”——成员国坚守沉默外交和不干预原则——在其发挥作用的前三十年里获得了卓著的经济成效。但如国际批评所言,这一“以恶小而不为”的策略在解决内部问题方面的低效如今已经显而易见。

马来西亚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最近的仰光东盟外交部长会议上,马来西亚呼吁进行人道援助合作并调查针对罗兴亚人的暴行。会议后,缅甸表示愿意接受人道援助并知会东盟成员国。

东盟应该回应这一呼吁,改变其运行模式,以使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成熟的民主国家——它们在人类发展指数上位居前列——能够成为负责任的全球领导者,并加强人道主义问题解决能力。东盟需要成长为强大的、政治上可问责的欧盟式的共同体。要想实现这一点,它必须找到和平但有效的方法遏制当前的地区人道主义危机。

据非官方统计数据,目前光是孟加拉国就有可能有多大500,000罗兴亚难民。自最近的军事干预以来,又有20,000罗兴亚人到达。这导致为其1.7亿公民提供基本服务尚捉襟见肘的孟加拉国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

目前,缅甸外交部副部长已经访问达卡讨论这一问题。缅甸若开邦顾问委员会的一个三人团队也访问了与若开邦相邻的孟加拉国沿海地区的罗兴亚贫民窟。

东盟可以在这方面提供帮助。新加坡等东盟成员国与缅甸和孟加拉国都有良好的关系,因此可以为两国提供一个平台进行一起为这个维持了几十年的问题提供一个永久性解决方案。

但是,首先东盟必须下定决心动用其政治影响力,并付出一定的政治资本来制定一个公正的长期和解方案。实现了这一点,它就能成为在缅甸、孟加拉国,以及最重要的,长期饱受迫害的罗兴亚社区代表之间的诚实可靠的牵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