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重建穆斯林智慧之家

吉尔福德——穆斯林政府知道经济增长、军事实力和国家安全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技术进步。很多穆斯林政府近年来大幅增加了科学和教育投入。但在很多人、尤其是西方人看来,穆斯林世界似乎仍然更愿意与现代科学脱钩。

上述怀疑并非完全错误。多数穆斯林国家平均将GDP的0.5%应用于研发,而发达国家则为穆斯林的5倍。此外他们每千居民中科学家、工程师和技术人员的数量少于10人,全球均值为40人——发达国家更是高达140人。而且即便这些数据也往往无法对问题予以充分的反应,因为与其说这关系到花钱或雇用研究人员还不如说关系到科学的基本质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可以肯定,人们不应草率地对穆斯林国家横加指责;即便在所谓“开明”的西方,一样有很大比例的民众对科学持怀疑或恐惧态度。但科学在穆斯林世界很多地方面临的挑战十分独特;它被视为世俗——甚至无神论——的西方产物。

太多穆斯林已经忘记——或者根本不知道——伊斯兰学者一千年前取得的辉煌的科学成就。他们不认为现代科学对伊斯兰教义的影响无关紧要或者中性。事实上,某些著名伊斯兰作家甚至提出宇宙学等学科实际破坏了伊斯兰教的信仰体系。按穆斯林哲学家奥斯曼·巴卡尔的话讲,科学受到攻击的理由是“它试图脱离精神或者形而上学的原因、单纯以自然或物质因素来解释自然现象。”

巴卡尔当然完全正确。试图不靠形而上学来解释自然现象恰恰是科学的目标。但没有比近1000年前11世纪波斯穆斯林博学者比鲁尼提出的更好的解释理由。比鲁尼写道,“一般而言这就是知识,人类追求知识只是因为知识本身的缘故,因为获得知识的确令人愉悦,而且与其他追求所带来的快感不同。”“因为只有知识才能扬善避恶。”

幸运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会赞同这种观点。而且鉴于伊斯兰世界和西方国家间的紧张和两极分化,在文化和智力方面缺乏科技竞争力的指责令很多人义愤填膺也不足为怪。事实上,这揭示了穆斯林各国政府大幅增加其研发预算的理由。

但砸钱绝非是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当然,科学家的确需要足够的资金,但全球竞争需要的绝不仅仅是最新最炫的装备。研究环境的整个基础设施问题亟需解决。这意味着不仅要确保实验室技术人员知道如何使用和维护设备,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培养学术自由、敢于怀疑并提出科技进步所必需的异端问题的勇气。

穆斯林世界要想再次成为创新中心,回顾从八世纪一直延续到十五世纪的伊斯兰“黄金时代”无疑十分有益。比方说,2021年将迎来科学史上最重要的文献之一——伊本·阿尔·海赛姆的《光学之书》出版千年纪念日。写于牛顿诞生600多年前,海赛姆的著作被广泛视为现代科学方法最早期的例子。

当今时代最著名的知识中心之一是巴格达的智慧之家,也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图书信息库。历史学家可能会就该学院存在与否及所起作用争论不休;但它在伊斯兰世界依然具备的象征意义远比这样的争论更加重要。

当海湾国家领导人商讨投入数十亿美元重建智慧之家时,原本的智慧之家是否不过是某位哈里发从父辈那里继承的一间小图书馆在他们看来并不重要。他们想要重塑自由探索精神,这种精神在伊斯兰文化中已经失落得太久,急需重新恢复。

需要克服艰巨的挑战才能实现这一目标。很多国家将研究资金的绝大部分投入军事技术,驱动这种现象的与其说是对知识的单纯渴求还不如说是中东不断上演的悲剧和地缘政治因素。叙利亚最聪明的年轻科学家和工程师脑子里有比基础研究创新更急迫的问题值得关注。阿拉伯世界恐怕没多少人能在面对伊朗核技术进步时像马来西亚软件产业发展一样安之若素。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认识到穆斯林国家通过重新培育推动科学探索的好奇精神能为人类做出多大贡献依然非常重要——无论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解事物的规律还是仅仅为了惊叹神的创造。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