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移民之城

柯克—在许多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移民正在日益被视为安全问题。主流政客屈从于煽动恐惧的民粹主义者,要求采取更严格的限制,一些国家公开蔑视为逃离冲突的难民提供保护的法律义务和道德责任。

但并不是所有的消息都是坏消息。尽管有害政治话语阻挠着国家和国际层面的有效行动,但在市政层面,进步而有效的移民融合措施方兴未艾。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市长和地方政府们正在构建社会和实体基础设施以支持容纳移民和难民进入本地社区。对他们来说,新来者不仅仅是统计数字;他们是活生生的人——也是地方社区的潜在生产力量。城市官员们认识到,释放他们的潜力的关键在于管理良好的融合过程。

当然,这一过程是复杂的,可能引起居民的忧虑。新来者常常给城市中心带来巨大的压力,特别是资源已经捉襟见肘的城市。挑战是繁复而巨大的,如提供体面地住房和医疗和确保交通网络和学校能够应对增长的需求。

因此,积极主动的方针和另辟蹊径的才智至关重要。而这正是许多城市管理者所表现出来的特质。

只要你拥有纽约市市民身份证,即iDNYC,不管你社会地位如何,都可以获得各种服务。在圣保罗,移民可以通过一个协商委员会参与公共政策讨论。巴塞罗那市政委员会是更广泛的社会凝聚力计划的一部分,发动了“反谣言运动”,用漫画书来消除关于移民的消极刻板印象。

市政领导人还与本地企业合作,将资源用于促进企业家精神和移民工作培训。在新西兰奥克兰,三分之一的人口出生于国外。受一项加拿大政策的启发,该市推出了欧米茄工程(Omega project),为新移民提供高技能导师和带薪实习机会。在伦敦,自行车计划(Bike Project)将废旧自行车进行翻新,送给移民作为平价交通工具。类似的计划由数千项之多,它们帮助移民和难民在新的社会中构建新生活。

更加令人欣喜的是,这些项目不再局限于个别城市。世界各地的市政领导人和地方当局正在日益形成联盟寻找共同问题的解决方案、分享最佳实践、将融合挑战转变为新机会。比如,文化高度多元化的多伦多市的警官通过社区外延服务(community outreach)为阿姆斯特丹同道提供培训。

联合国支持的平台流动性、移民和发展市长论坛(Mayoral Forum on Mobility, Mig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目标正是推进这类世界各城市市长、市政领导人和地区当局的对话与合作。该论坛2014年在巴塞罗那成立,每年举行会议,其运作原则是可持续的健康城市中心——国家活力和成功的关键要素——取决于居民之间平等的权利、责任和机会。

该论坛还鼓励国际社会与作为“制定移民政策的讨论与决策程序的关键行动方”的城市精诚合作。毕竟,城市——世界上一大半人口生活在城市中,并且这一比例到2050将增加到66%——有足够的经验融合新居民,不管来自国外还是来自农村。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问题在于,尽管地方政府得到了分权——这一发达国家的趋势正在扩展到发展中世界——许多城市的运行资源和权力仍然有限。这必须 有所改观——这也是梵蒂冈最近强调的当务之急。教廷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宣布它将在今年组织一场难民和移民峰会,强调市长们“必须获得满足需要、收容和治理所有类型的移民或难民的能力。”

关于移民的国家和国际争论漏洞百出,因为它们的重点是安全——由此产生的政策亦然。如果市政当局——它们已经证明了自己有意愿和能力游刃有余地通过创新方法实现融合——获得在制定移民政策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的权力,所有人都能从中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