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学会爱上多极世界

纽约—美国外交政策正站在十字路口。自1789年建国以来,美国便一直是一个扩张的力量。它通过战争在十九世纪横扫北美,二十世纪下半叶开始主宰全球。但如今,面临中国的崛起、印度的活力、非洲激增的人口和经济、俄罗斯的拒绝服从、自身的无力控制中东局面以及拉丁美洲的摆脱其事实霸权的决心,美国的实力已经达到了极致。

摆在美国面前的一条路是全球合作。另一条路是野心受阻导致军国主义爆发。美国以及全世界的未来取决于这一选择。

全球合作具有双重重要性。只有合作能带来和平,摆脱无用、危险、终将破产的新军备竞赛——这次包括网络武器、空间武器和下一代核武器。只有合作能让人类战胜紧迫的地球挑战,包括生物多样性的破坏、海洋的毒化以及全球变暖对世界粮食供给、大量干旱土地和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区所造成的威胁。

但全球合作意味着愿意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而不仅仅是单方面要求它们。美国习惯于提要求,而不是做妥协。当一个国家觉得它是命中注定的统治者时——如同古罗马、几百年前的“中央王国”中国、1750—1950年间的大英帝国和二战以后的美国那样——妥协就很难在其政治语库中占据一席之地。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简明扼要地指出,“要么与我们为友,要么与我们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