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多边主义为什么依然存在

马德里——所有西方国家对国际治理和经济全球化的信心正在降低。就像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所显示的那样,由对不公平和不平等的厌恶感驱动的选民越来越反对开放和推动开放的相关政体。但尽管助推上述选择的不满情绪确实存在——很多人被全球化进程远远抛在了后面——但这种应对方法很可能比问题本身造成更大的危害。

特朗普获胜是因为承诺实行单方面和内向的解决方案,这与英国退欧倡导者所提出的方案非常相似。选民们因为否决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这样的新自由贸易协议及重新谈判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这样的已有协议而兴奋不已。他们联合起来反对像世界贸易组织(WTO)这样的多边机构,世贸组织是拥有准司法争端解决机制的唯一国际机构,也是谈判和执行全球贸易规则的主要论坛。

所有这些都忽略了一个关键的事实:当今世界,尤其对西方自由民主国家来说,向内收缩的选择根本不可行。我们的联系已经太过紧密;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挑战和机遇都不会被国家边境所阻隔。

因此,退回到独立民族国家的时代将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事实上,世贸组织的衰落、加之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这样协议的终止会推动独立贸易集团的兴起,并由此拉开大国竞争时代的序幕。或许最重要的是,退出全球贸易会带来福利普遍丧失的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