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多边主义为什么依然存在

马德里——所有西方国家对国际治理和经济全球化的信心正在降低。就像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所显示的那样,由对不公平和不平等的厌恶感驱动的选民越来越反对开放和推动开放的相关政体。但尽管助推上述选择的不满情绪确实存在——很多人被全球化进程远远抛在了后面——但这种应对方法很可能比问题本身造成更大的危害。

特朗普获胜是因为承诺实行单方面和内向的解决方案,这与英国退欧倡导者所提出的方案非常相似。选民们因为否决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这样的新自由贸易协议及重新谈判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这样的已有协议而兴奋不已。他们联合起来反对像世界贸易组织(WTO)这样的多边机构,世贸组织是拥有准司法争端解决机制的唯一国际机构,也是谈判和执行全球贸易规则的主要论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所有这些都忽略了一个关键的事实:当今世界,尤其对西方自由民主国家来说,向内收缩的选择根本不可行。我们的联系已经太过紧密;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挑战和机遇都不会被国家边境所阻隔。

因此,退回到独立民族国家的时代将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事实上,世贸组织的衰落、加之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和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这样协议的终止会推动独立贸易集团的兴起,并由此拉开大国竞争时代的序幕。或许最重要的是,退出全球贸易会带来福利普遍丧失的恶果。

乐观的消息是并非所有人都这样缺乏远见。欧盟和加拿大已经签署的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CETA)为在促进繁荣的贸易和投资协定方面取得进展提供了一线生机。

这绝非一次轻而易举的谈判,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面临着来自担心增强贸易将有损其生计的团体的抵制。但旷日持久的谈判,包括复杂的最后批准程序,终于在10月取得了胜利。

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的积极影响不仅因为它在投射民主价值观和拥有强大福利制度的两大发达经济体之间建立了联系,而且因为它引入了高环境、劳动和植物检疫标准的贸易。它还将带来巨大的经济增长,或许会让欧盟GDP增加120亿欧元(合127亿美元),同时支持双方的商品和服务贸易增长近25%。在贸易增速被GDP增速超越、近期趋势确实发生显著逆转的情况下,这样的增长有着尤为重要的意义。

但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的另一项优势是改进争端解决机制,具体方法是通过建立由加拿大和欧盟各自挑选成员组成的永久性法庭,最大限度地避免利益冲突。为确保判决机制透明,仲裁裁决结果将全部公开,同时各方有权提出上诉。

最近这次选举结果不仅威胁到贸易,而且威胁到环境和世界气候。 占据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16%的美国对应对气候变化的一切工作都至关重要——这不仅因为它对其他高排放国家可以起到示范效果。但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曾反复鼓吹要“取消”去年12月在巴黎达成的历史性全球气候协议

如果特朗普兑现这个诺言,很有可能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今年摩洛哥马拉喀什气候会议上,巴黎协定的其他签字国明确表示决心履行巴黎协定所做出的承诺为气候变化事业带来了希望。

更有希望的消息是:上个月,政府、行业和民间团体代表达成了一项协议,限制民用航空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这是有史以来首次签署协议旨在降低某全球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鉴于如果未来需求居高不下,民用航空业截止2050年的排放量将接近今天俄罗斯和印度两国的排放之和,因此这一进展无疑极为重要。

此次,欧盟再次采取了前瞻性的立场,与其成员国一道在协议签订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协议要求航空公司通过购买“排放单位”来抵消从2020年开始的二氧化碳排放增长,而这些“排放单位”来自可再生能源等其他行���的减排项目。

21世纪中期,已经建立起内部碳交易制度(欧盟排放交易体系)的欧盟认识到尽管京都议定书已经载入了相关承诺,但世界并没有成功减少工业排放。于是它于2008年开始寻找解决办法。截止2012年,它成功说服了国际民用航空机构承诺于2016年年底前达成一项全球协议。这一承诺的兑现标志着向气候合作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已经跨过了封闭边境和单方面行动的时代。我们已经实现了全球化;现在我们需要全球规则来支撑经济和金融的稳定,以及保障和平与安全。尽管面临诸多挑战,但欧盟不仅证明了其作为国际秩序基石的价值;它还证明了通过落实外交和明智多边主义的全球愿景和领导力量的普遍价值。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不能忽视这样的教训。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