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Cohen gets into an elevator at Trump Tower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五十度特朗普

华盛顿—上周是总统特朗普政府不同寻常的一周。没有高层被炒:唯一引起注意的离职是白宫负责国土安全的助理,他被刚刚上任的约翰·波顿(John Bolton,15个月内第三任国家安全顾问)下令驱逐。尽管如此,上周仍有可能是特朗普总统任上最混乱的一周。

波顿的任命足以让华盛顿人人自危,担心他强化特朗普最好斗的观点,比如2015年伊朗核协议应该废除。尽管如此,人们广泛猜测,据说在官场八面玲珑的波顿,在以多大程度上对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以报复巴沙尔·阿萨德政府针对本国人民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的问题上,仍然被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智胜。最终,由美国、英国和法国发动的打击被限定在据信是化学武器及其存放设施的目标。

参议院有人质疑用对穆斯林和俄罗斯的强硬派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接任瑞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的国务卿职位的合理性。而随着如今波顿入主白宫西翼,人们一致认为特朗普和穷兵黩武之间只隔着一个马蒂斯。(马蒂斯支持伊朗核协议。)

 特朗普最近最奇怪的人事变动——不断增加的免职名单中再添新人——是他炒了巨无霸部门退伍军人管理局局长大卫·舒尔金(David Shulkin),提名他的个人医生接任。然后直到11月中期国会选举前的高层任命人数据说是特朗普不愿炒掉他最有争议的任命、环境保护署(EPA)署长斯科特·普鲁特(Scott Pruitt)的原因之一。普鲁特准备抹除EPA在减少空气和水污染方面的成就,特别是奥巴马任职期间所才去的监管措施。任命普鲁特说明了特朗普自己对奥巴马的怨恨。此外,主要污染行业也对普鲁特十分热情。

问题在于,在一个充斥着骗子和痴迷于用纳税人的钱来乘坐飞机头等舱和其他享受的政府中,普鲁特很有可能是佼佼者。特朗普对普鲁特有捧有压,观察者也学会了不要预测他在政策和人事方面会做出什么事情。

造成最严重的紧张的问题也是如此:特朗普会不会视图扼杀针对他和他的竞选班子是否与俄罗斯人勾结影响2016年大选的调查。勾结的证据正在汇集。很多观察者认为,特朗普已经有接受了这样的概念:炒掉领衔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会让他吃不到好果子。一盘散沙的国会共和党害怕特朗普和他的铁杆支持者,事实上已经表现出一定的傲骨,转向支持保护穆勒的方案。大部分公众都支持穆勒。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但特朗普及其最紧密的国会盟友仍在试图通过抹黑调查的实施单位联邦调查局,以及负责监督联邦调查局工作的司法部官员来破坏调查。特朗普暗示,他可能炒掉调查主管、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总统对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也仍然非常愤怒,作为自2016年竞选早期阶段特朗普仅有的参议院支持者,塞申斯主动申请回避调查。

当特朗普暴怒时,他会一直暴怒,并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表现出来。似乎没有东西曾经让他比4月9日联邦调查局反常搜擦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他的个人法务主管和残局收拾人)的办公室、住所和饭店房间更加愤怒。从表面上看,联邦调查局之所以采取行动,是因为科恩卷入了特朗普公职生涯最恶劣的事迹。但科恩有可能也卷入了2016年的通俄门,他自己的生意也在受到调查。

今年年初以来,特朗普似乎有下台的可能,不仅因为他的竞选班子可能与俄罗斯做交易,也是因为一位艺名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的成人影片明星(她的真名叫斯蒂芬妮·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丹尼尔斯和她咄咄逼人的律师无惧特朗普。科恩代表特朗普在选举前不久给了她130,000美元封口费,要求她不要透露与特朗普的露水情缘——事发时特朗普刚刚和梅拉尼娅(Melania)结婚,儿子巴伦(Barron)才出生四个月。

这笔交易所引出的一个问题是,科恩说他自掏腰包付了130,000美元,特朗普不知道此事,这是否构成非法竞选献金。另一个谜是,特朗普早已不再纠结于被曝光在长期关系中与前《花花公子》模特有染,但他似乎对丹尼尔斯特别害怕。他拒绝评论或发关于丹尼尔斯的推特,这对他来说十分反常。

周末,一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特朗普炒他的鱿鱼导致了穆勒的任命)的备忘录被泄露,也引起了特朗普的愤怒。他说科米是“懦弱虚伪的混球”,此外,和往常一样,他还攻击了一部乏味书的作者,让这本书在正式发售之前就登上了畅销书榜单。打击叙利亚似乎暂时将公众注意力从特朗普的丑闻中转移。但一个日益明显的感觉是穆勒在询问科恩过程中掌握的情况构成了对特朗普的最大危险。

http://prosyn.org/0s8bHvG/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