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从紧缩中学懂增长

发自米兰——在最近一系列研究中,卡门·莱恩哈特(Carmen Reinhart)和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使用了大量历史数据来表明处于高位的公共(及私人)债务/GDP累积对经济增长存在着长期的负面影响。虽然对这种影响作用范围的描述引发了人们对于他们计算缪误的讨论,但只有很少人会怀疑这种模式的有效性。

这一点也不奇怪。债务积累过多通常也会同时推动国内总需求,因此减少债务必然包含更多的储蓄和需求消失。这种负面冲击反过来会不利于非贸易部门——该部门约占发达国家经济的2/3且非常依赖国内需求。因此在去杠杆化过程中经济增长和就业率都会有所下降。

在一个开放经济体中,贸易部门不会像非贸易部门那样受到去杠杆化如此彻底的破坏。但即使如此,连续几年由债务推动的国内需求也有可能导致竞争力丧失,经济结构扭曲。而通常位于负债运行和去杠杆化时期两者之间的危机也会对资产负债表造成额外损害并拖累恢复进程。

部分得益于莱恩哈特和罗格夫的研究,我们知道过度杠杆化是不可持续的,恢复平衡也需要时间。因此人们仍然会怀疑GDP尤其是就业水平是否能恢复到危机前的趋势水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