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哀思链接起来

发自美国加州帕罗奥多市 —— 我的密友克里斯·奥尔森上星期离开了人世。她并非死于疾病的折磨,也没有遭遇车祸。她仅仅是某天晚上在家睡觉,谁知第二天早上儿子来叫她起床时,她已经离开了人世。没有戏剧性的场面,没有长长的临终叮嘱 …… 就这样,死了。

我在两天之后才从我兄弟的电子邮件那里听到了这个噩耗,而他也是从朋友处听来的。接着我又收到其他几个朋友发来的电子邮件,这些邮件都是从一些我不认识的人处转发而来,并抄送给一些我认识的人。我打电话给一个朋友,打听到了事情的一些零零碎碎的细节:克里斯的丈夫当时正在外面办事,闻讯匆匆赶了回来。而且整件事安全没有任何警告,没有任何迹象,连健康原因都没有,除了数年前克里斯玩橄榄球时骨折过一次之外。

直到我和朋友通过话之前,我甚至都不相信克里斯真的走了。然后就是那些确认这一噩耗的邮件。我上个月才见过她:活蹦乱跳的,一如往常。我们一起去找她相熟的发型师,我剪头发,她闲聊。我们一起去斯坦福购物中心买东西,中午饭喝了点汤,餐厅爆满,大冷天的我俩只好坐在餐厅外面。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bZN4rfP/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