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疟疾的终结?

华盛顿——对那些战斗在抗击疟疾第一线的人而言,抗寄生虫疫苗研发成功是一项令人鼓舞的进展。2013年,疟疾造成584,000人死亡,其中近90%生活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约有78%的受害者是五岁以下儿童。在疟疾流行的97个国家中,最贫困群体的经济生产率惨遭蹂躏:贫困者很少有机会接受护理和治疗。

今年七月,欧盟人类医学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将RTS,S——一种商品名为Mosquirix的疫苗——用于6周至17个月大的儿童。全球卫生界早已意识到缓解疟疾负担时疫苗的重要性,在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SK)的研究人员开始疫苗研制工作漫长而痛苦的30年后,预计世卫组织将于11月就Mosquirix在疟疾流行国的应用发布公告。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上述批准是为预防和控制疟疾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步骤。这也证明了社会慈善事业、伙伴关系和国际合作的持久力量。但疫苗实际应用——及融入世界某些最贫困国家卫生系统方面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答。

成本可能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需要新疫苗的大都是穷人。鉴于数百万美元的研究和开发资金,“公平价格”是否可行还有待观察。葛兰素史克曾表示Mosquirix的供应将“不以盈利为目的”;但制药公司仍然必须做到收支平衡。

费用将由谁支付?许多非洲国家之前已经表态愿意投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但将疫苗推广设为政治目标可能造成其它重要工具资金被挪用,包括快速检测试剂盒、廉价药品、安全杀虫剂和长效杀虫蚊帐。

国际非政府组织和私人基金在抗击疟疾的斗争中与公共部门合作,宣传这项事业并为其提供资金。希望他们承担疫苗费用可能有些要求过高。

有些国家分配疫苗的能力也受到质疑,疫苗在现实条件下的效果也存在不确定性。比如,Mosquirix测试时并未考虑到因为疫苗所提��的安全错觉,家长忽略了给孩子使用驱虫蚊帐。

此外,为了保持疫苗效力,最初三次注射后还需要打一支增效针。不注射增效针疫苗就无法提供保护。政府是否会真的愿意为此花费数百万美元?

最后,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家长出于对医疗人员缺乏信任和无知等种种原因目前并未替孩子进行疫苗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在尼日利亚就面临一场艰苦的战斗,新疟疾疫苗也可能面临同样的命运。政府必须决定是否要强制注射疫苗或奖励选择接种者。

批准Mosquirix将为疟疾抗击战开创光明的前景。但人们仍然面临着严重的挑战。要想实现目标,非洲国家必须启动、开创和支持本土研发能力,以及提供服务的学习模型。研究和投资物质和社会基础设施也必须成为一项首要目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读完这篇文章的很短的时间里,就有五个孩子因为疟疾而丧生。多亏有了Mosquirix,10年后这一可怕的统计数据可能仅留在人们的记忆当中。最起码,现在世界又有了新武器降低疟疾的死亡人数。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