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可再生能源和中东经济再生

菲兹(FEZ)—全球石油价格崩溃给中东和北非经济体带来了灾难。该地区许多曾目睹过此前价格暴跌的领导人可能会坐等价格回升。但这次崩溃不一样,政府无需要新的能源和发展战略。摩洛哥转型为地区可再生能源强国的努力为其他阿拉伯国家提供了现实的经济发展选择。

摩洛哥大规模投资于可再生能源项目已经有些时日;但直到现在,这些投资才陆续上线。也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坐落于瓦尔扎扎特(Ouarzazate)附近的巨大的Noor-1太阳能复合体。Noor-1于2月4日开张,它使用先进科技储存能源用于夜晚和多云的时候。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Noor-1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站,据世界银行数据,预计能生产足够一百多万人使用的能源,剩余电力最终将出口至欧洲和非洲。摩洛哥能源供给97%左右需要进口,自身也不拥有石油或天然气储量,其政府将开发可再生能源视为确保摩洛哥经济持续发展的唯一道路。地区内其他国家应该效仿这一洞见。

Noor-1工程覆盖面积超过4.5平方公里,拥有500,000块曲面镜——其中一些高达12米——耗资7亿美元左右。但它其实只是一个占地面积超30平方公里的巨大太阳能复合体的一部分。事实上,到2018年,另外三座发电站——Noor-II、Noor-III和Noor-Midelt都将建设完成,采用包括太阳集热和光伏在内的组合技术。到2020年,这项工程每天最多能够发电2,000百万瓦,有助于缩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发展差距。

当然,该工程需要巨大的投资总量。在该工程的90亿美元融资中,大约10亿美元来自一家德国投资银行,4亿美元来自世界银行,5.96亿美元来自欧洲投资银行。其他资金来自摩洛哥政府,作为其国家发展战略的一部分。

在不远的将来,摩洛哥还将开发日发电量至少达到2,000百万瓦的风电项目和2,000百万瓦的水电项目。这些项目可以为摩洛哥提供发电总量的42%。不论从地区还是国际层面看,可再生能源比重之高都是鲜有匹敌的。

目前,坐落于摩洛哥西南大西洋沿岸的塔法雅(Tarfaya)风电场已是非洲最大。塔法雅风电场拥有131个风机涡轮,日发电能力超300百万瓦,可以让摩洛哥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900,000吨,并节约1.9亿美元以上的石油进口资金。

尽管如此着重可再生能源,但摩洛哥仍无法完全摆脱传统能源资源。未来五年,当局将进行必要基础设施投资,使液化天然气更加便利地进入国内产业。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包括一个拥有液化天然气船坞的港口和400公里的管道。这一引人注目的工程将耗资45亿美元,将全部来自私人部门。

电力需求——主要来自摩洛哥不断扩张的各产业——每年都要增长7%,摩洛哥政府很早就明白不能原地踏步。如今,90%的摩洛哥人口能够接入电网,比20世纪90年代18%的数字大幅提升。在此期间,摩洛哥电力化投资已增长至每年30亿美元以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摩洛哥政府相信,改革和发展能够确保摩洛哥崛起成为地区领导者和非洲门户。更多采用可再生能源将意味着所有公司都能获得足够的电力满足需要,而这是摩洛哥实现经济多元化的关键。

投资者都明白摩洛哥无与伦比的地理位置和其在饱受不确定性困扰地区中的政治稳定。摩洛哥巨大的太阳能复合体和其他投资有助于提高其能源自给率、降低成本和扩大电力普及。非洲和中东的其他国家应该引起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