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J经济学”能拯救韩国经济吗

发自首尔——韩国新任总统,代表中左翼民主党的前人权律师文在寅,找到了一份最适合自己的工作。虽然朝鲜日益嚣张的挑衅行为可能会继续占据新闻头条,但文在寅总统之路能否取得成功,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经济政策。

文在寅面对的有利环境是当前全球和韩国经济体都呈现出了复苏的迹象。韩国半导体和石化产品出口连续第六个月实现正增长,四月份的出口总额比去年同期高出24%,主要股价指数都已经回升至历史新高。

当然,朝鲜目前这种超越其常规安全威胁的行为也会对韩国经济造成影响。但是区域紧张局势的缓和——这个进程可能会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谈中启动,而且或许会进一步推进到恢复与朝鲜的谈判——将带来消费者和商业情绪的复苏。

然而这种复苏依然会受到持续困扰着韩国经济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掣肘。整个国家经济体系并未孕育出一些新型创新企业,而是依然由与政界关系深厚的巨型家族式财阀所主导。服务业生产率的停滞不前阻碍了整体生产率的提高,而人才技能不匹配状况则持续恶化,教育系统也未能培养出足以适应快速发展的劳动力市场的学生。

到目前为止,政府政策对增加增长潜力和就业并未起到什么作用。政策制定者也未能提高公共和金融部门的效率,或者解决因低出生率和人口老龄化而不断恶化的人口结构压力。对此文在寅希望通过其称之为“J经济学”的三管齐下式策略来进行改革。

第一个分支是增加公共部门的就业。具体来说,为了降低目前11.2%的青年失业率,文在寅承诺会在未来5年内增加81万个公共部门职位——包括17.4万个国防和公共安保类职位以及34万个社会服务类职位。他还承诺将30万名非正式公共部门雇员转制为长期雇员。

J经济学的第二个分支是扩大各年龄层韩国人的社会安全网。文在寅已承诺向五岁以下儿童的家长每月提供相当于10万韩元(约合88美元)补贴。中青年失业者(18-34岁)以及65岁或以上且收入属于社会下层70%的老年人每月可以领取30万韩元。文在寅还计划扩大国营日托中心规模,延长育儿假,从而减轻照料儿童对家庭产生的负担。

而第三个分支则旨在限制财阀对经济的掌控。为此文在寅立誓要将政治与商业一分为二,包括结束长期以来政府对定罪的财阀老板进行赦免的做法——首当其冲的就是三星集团副董事长李继勇,此人已经被当局以贿赂和贪污罪逮捕候审。

文在寅还承诺实行更严格的监管以防止财阀涉足金融业务,并肆意扩张到更适合小企业的行业。而为了赋予企业小股东更大的影响力,他还计划在公司董事会选举中引入累积投票制。

但在经历了九年的保守统治后,文在寅议程的实施之路注定难以平坦。事实上,他所在的民主党只占了国民议会299个议席中的40%,必须争取中立派甚至保守派的支持。此外他还需要赢得更广泛的公众支持。

要取得成功的话,文在寅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自身竞选承诺的有效性和可行性,确定哪些是最有希望成功的措施,同时避免陷入那些最显眼的陷阱。比如说在创造公共部门就业机会方面,就得首先考虑这种大规模聘用所可能带来的长期经济负担。

一个更好的办法可能是政府避免在公共部门增加那么多就业职位,转而利用财政激励机制等方式努力鼓励私营公司雇用更多的年轻人。文在寅政府还可以通过放松监管以及保障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使其不至于过度保护全职雇员并实施以绩效为基础的工资增长机制,最终促进私营部门就业。

但青年人失业问题还远不是韩国与就业相关的最大挑战。因为在未来短短6年内,韩国的年轻人口(20-29岁)数量预计会大幅下降达到39万之多。更大的挑战在于“婴儿潮一代”在未来几年内纷纷退休后出现的劳动力短缺。为了克服这个问题,韩国需要一个全面的人力资源开发计划,包括扩大对年轻求职者的职业教育和培训。还需要制定提高出生率的战略,包括创造更灵活的工作环境,价格合理且优质的托儿服务以及带薪育儿假。

而J经济学在如何为社会安全网融资方面还交待得不是很清楚。政府计划提高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降低大部分免税项,特别是大企业;甚至可能增加企业税。但这项税收改革可能面临强烈的阻力:约有一半的韩国家庭和企业在2014年没有缴纳收入或公司税

最后,人们对文在寅在财阀改革方面可以推进到什么程度存在质疑。往届政府都未能改革财阀所有制结构或遏制其市场势力。由于他的党在国民议会中所占比例远远低于多数​​,所以文在寅可能很难破局。

在导致文在寅的前任遭弹劾下台的政治丑闻之后,力挺韩国改革的公众呼声越来越大。希望这位新总统也能充分利用这一有利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