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th Korean delegation (R) shakes hands with North Korean delegation (L) South Korean Unification Ministry handout/Getty Images

文在寅的奥林匹克现实政治

首尔——韩国总统文在寅为新年争取了一个好的开头。他不仅达成协议邀请朝鲜参与在平昌举行的冬奥会,他还说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其实这符合特朗普的想法。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借助这场奥运政变,文在寅在化解朝鲜奥运威胁的同时也避开了美国的强烈反对。尽管如此,本月初朝鲜和韩国在边境村庄板门店所达成的协议不太可能重启核裁军谈判。

相反,一旦奥运结束,朝鲜很可能利用目前的外交开放姿态探索与核计划无关的其他领域,而这反过来又会导致一系列棘手而又似曾相识的美韩关系问题。

归根结底,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年1月1号呼吁改善北南关系时,其动机绝不是签署真正意义上的新年解决方案。恰恰相反,他的这种冒险是朝鲜竭尽全力削弱美韩盟友关系长期政策的体现。

在向韩国表达善意时,金正恩希望向外界证明即使保留核武器,朝鲜也可以与邻国和平共处。从更广义的角度看,金正在试图寻求在世界各国眼中实现朝鲜自封核大国地位的正常化。

金希望实现这些目标将破坏美韩关系。他知道特朗普在韩国的支持率远比他在美国已经很低的支持率更加糟糕,因此他试图利用这样的现实来推进其核常态化目标。而当然,朝鲜一直在寻找机会争取制裁的放松。

而文在寅方面则成功地化解了金的“和平进攻”。朝鲜奥运选手和拉拉队员在乘火车抵达韩国时无疑将会得到热烈的欢迎,而在两国运动员举着同一面旗帜步入体育场时将面对人们的热烈欢呼。

可以肯定,朝鲜人会认为他们应邀参与冬奥会并非排除了核计划的影响,而恰恰是因为核计划。从他们的角度看,韩国似乎已经对北方形成了一种新的尊重——或是恐惧。而参与奥运会表明国际孤立仅仅是一种临时情况,是在通往充分认可核地位之路上必须付出的代价。他们可能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其他国家会排着队邀请朝鲜坐到外交谈判桌旁。

但文在寅已明确表示奥运精神不会诱惑韩国政府。如果朝鲜领导人希望通过参加奥运会来认可该国核地位,那么他们的等待时间将十分漫长。韩国的目标是举办一次成功的奥运会,之前一年有许多国家质疑派代表团前往韩国究竟安全与否。一旦奥运结束,朝鲜将面临孤立和耻辱的漫漫寒冬。

这意味着朝鲜认为韩国会祈求它重开开城工业园是一种错误,开城工业园是2003到2009年双方关系缓和期北南双方最雄心勃勃的一项合作。文在寅对这样的姿态根本没有兴趣。他理解单方面让步不会改善韩国在对朝鲜所作所为作出反应的其他地区和全球大国面前的立场。

就像沙特人和之前的其他人那样,文在寅知道接近特朗普的方法是满足他的自负。但他也必须面对参与有史以来针对恐怖政府最强制裁的一系列国家。在这方面,奥运一结束文在寅就会迎来一次严峻的考验,那时韩国和美国联合司令部将就未来美韩军演计划做出决策。

当然,朝鲜会反对这样的演习,就像它一直所做的那样。持同样态度的还可能有中国和俄国,他们会指责美国破坏奥运所带来的关系解冻。即便如此,不进行演习的军事联盟就像不排练的乐队一样。文在寅很可能理解这一点,就像他理解韩美关系的重要性一样,尽管韩美之间关系复杂,有无数的问题令人头痛,但却胜过与世界其他任何伙伴的合作。

归根结底,文在寅等治下进步的韩国政府总能向公众证明它能够完成管理和维护美韩关系的任务。到目前为止,文在寅成功地完成了这项任务。

http://prosyn.org/bpy50mj/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