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文在寅的韩国“东进政策”

首尔—韩国民主党的文在寅刚刚当选为韩国新总统。这是韩国民主历史上第二次保守-自由权力过渡。这次过渡在去年10月始于一次意外,时任总统朴槿惠卷入了一场爆发的腐败丑闻,最后这场丑闻以今年早些时候她被弹劾下台收场。尽管朴槿惠的下台令人痛苦,但也说明了韩国民主的韧性。

文在寅上台正逢朝韩关系急剧紧张之时。要理解他会采取哪些政策,需要熟悉1998—2003年金大中总统任期以来的韩国自由派外交政策思维。

金大中亲眼目睹冷战在欧洲和平结束,他希望自己的祖国与共产主义朝鲜之间的冲突也能以类似的非暴力形式收尾。因此他寻求直接与朝鲜接触,而他的“阳光政策”被其继任者卢武铉萧规曹随。在2009年丧生前,卢武铉(我是他手下的外交部长)是文在寅的政治导师和密友。

德国重新统一之前的冷战的最后几十年里,西德也采取了直接与东德接触的政策,即东进政策(Ostpolitik),这是金大中的一个重要的灵感来源。德国前总理勃兰特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热心地推动东进,1982年科尔上台后保持了这一政策。尽管东进不能改变东德的政权性质,但它确实让东德严重依赖西德,并让科尔在重新统一过程中掌握了巨大的政治主动。

当然,大部分韩国自由派认为朝鲜不是东德,东德从来没有核武器可以威胁西德或美国。但文在寅及其支持者仍然认为,自李明博以来的韩国保守派总统们没有继续像科尔��待东进政策那样保持阳光政策是一大遗憾。如果他们保持了阳光政策,朝鲜将更多地依赖韩国而不是中国,这样,美国和韩国领导人就不必一直需要取悦中国驾驭朝鲜政权。

韩国的自由派还认为,自金大中和卢武铉执政早期以来,战略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的朝鲜还不是事实核国家。要想实现他的国家统一的自由梦,文在寅需要面对比其前任大得多的挑战。

文在寅仍将追逐他的梦想,但他会谨慎行事,不会无视地缘政治现实。在最近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文在寅明确表示他将美韩同盟视为其外交政策的基石,并承诺不会在咨询美国意见之前与朝鲜展开谈判。但是,除了正式谈判,他还可以尝试通过重启朝韩卫生和环境问题合作与朝鲜接触,这两个问题不在国际制裁的范畴之内。

在过去九年中,保守派总统——特别是朴槿惠——切断了一切与朝鲜的关系,以此试图迫使朝鲜弃核。韩国自由派认为,这一政策危及了和平重新统一的国家目标,将重新统一变成一句空洞的口号。他们认为,保持朝韩关系才是半岛重新统一的基础,正如东进政策对于德国一样。因此,文在寅极有可能采取双管齐下的战略,即去核与接触朝鲜和准备最终重新统一相结合。

文在寅承认,强力制裁是迫使朝鲜回到谈判桌的必要条件。因此其政府与美国不存在根本性分歧,特别是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美国不会寻求朝鲜政权更迭的情况下。

文在寅也比他的保守派前任们拥有更大的灵活度协调美国领衔的伊朗式协议,以冻结朝鲜的核与导弹活动。但如果美国总统特朗普要让韩国支付美国最近部署的萨德反导系统的费用,文在寅又必须拒绝。否则,他将面临巨大的国内反对声浪,左翼和右翼都是如此。

最后但关键的问题是中国。韩国与中国有这一段苦涩的历史。当中国把朝鲜半岛视为潜在海路入侵的滩头阵地时,就会出手干预。1592年日本准备通过先征服朝鲜袭击明朝。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和20世纪50年代的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这一幕再度重现。

尽管有着这样的历史,韩国自由派仍认为中国的合作是实现重新统一的必要条件。据此,文在寅政府需要在保持坚如磐石的美韩同盟的同时试图改进对华关系。自韩国决定接受萨德系统以来,中韩关系急转直下。文在寅可能会表示萨德系统只是暂时之策,目的是促使朝鲜去核,以此安抚中国。

有人预言文在寅就任总统将破坏朝鲜与美国和日本的关系,这显然是错误的。毕竟,在自由派卢武铉担任总统期间,韩国完成了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允许美国重新在韩国境内驻军,并派出韩军在伊拉克与美国并肩作战。文在寅将继承这一遗产,并尝试复兴另一个遗产——体现韩国最根本的长期企图的焕然一新的阳光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