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两国方案的结束

班加罗尔—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拯救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进程的勇敢行为快要以失败收场了。尽管达成实质性和解一直是一个遥远的梦,但最新的失望结果意味着美国连为这一其实一点都不和平的进程保留“和平进程”的外表也无法做到。而事情本不必如此糟糕。

谈判失败原因是多样的,首先是以色列一直在1967年所占领的土地登上定居,完全不顾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反对。反之,自最近的谈判开始以来,以色列还加速了定居点建设,提高了要求,特别是要求在约旦河谷(Jordan Valley)驻扎以军。释放几十名巴勒斯坦囚犯称不上在这些争议问题上的实质让步。

更糟糕的是,美国一直没有打好手上的牌迫使以色列改变主意,原因就在于美国国内的亲以色列游说集团,特别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AIPAC)政治力量太强。这可以从克里任命出生在英国的澳大利亚公民、在20世纪80年代初以AIPAC为政治生涯起点的马丁·因迪克(Martin Indyk)为美国首席谈判促进员上一窥端倪。

和平协议的另一大障碍是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和法塔赫控制的约旦河西岸之间的分裂。而这一局面同样要归因于美国和以色列的顽固——即它们拒绝接受哈马斯在2006年选举中获胜、承认其为合法的巴勒斯坦代表组织。这一政策促使法塔赫拒绝将任何约旦河西岸权力交给哈马斯,从而引起巴勒斯坦被占地区的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