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演进的埃及“恶魔”

布鲁塞尔——12月15日,埃及宪法草案进入公投阶段。一年前,令所有埃及人激动的是,他们的国家宪法终于可以体现他们的民主愿望和希冀了。然而,他们将要进行投票的这部宪法更有可能将那些愿望化为泡影,同时,也使埃及的民主之路暗淡无光。

整个宪法起草过程很是仓促,这一切都归因于伊斯兰教徒的绝对优势,因为他们人数众多。起草过程没有自由主义者、穆斯林及妇女的参与,但同时他们也联合抵制了这一过程。穆斯林兄弟会及首席主席默罕默德﹒莫尔西则指望着埃及伊斯兰教徒的投票可以使他在“平常的埃及人”中赢得更多的支持。同时,反对派也会对公投结果产生些许影响。

自由正义党,穆斯林兄弟会的一个政治派别,同时也是埃及的执政党。它的一个政治顾问甚至吹嘘道,动员起2000万的支持者对于兄弟会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在过去的三周里,兄弟会遣散了那些在街头示威的穆巴拉克支持者。

11月22日,穆尔西借着捍卫革命之名,给自己赋予了绝对权力,当然这对于埃及来说并不新鲜。一个接一个的独裁总统使这个国家在危急状态下渡过了40余年。然而,迫于压力,穆尔西废除了一项法令,这项法令可以使他在没有司法监督的情况下赋予自己权力。埃及人民将他们的恐惧放在一旁,并相信他们的总统穆尔西将为埃及人的利益来统治国家,这似乎只有在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