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央行的至高地位面临不确定的未来

纽波特海滩—人和机构获得至高地位,随后又从这一地位坠落下来,历史上充满了这样的例子。在大部分情形中,妄尊自大——来自超凡权力的不可战胜的感觉——是他们坠落的根源。但是,在一些情形中,崛起和衰落的原因更多地来自周边人群不切实际的期望。

在过去几年中,最大发达经济体的央行拥有了准决策主宰地位。2008年,人们求助它们在金融市场失灵将世界拽入大萧条II之前纠正金融市场的问题。此后五年,它们承担起更大的责任,需要负责越来越多的经济和金融问题。

央行揽下的责任越多,关于它们能取得什么成果的期望就越高,特别是增强金融稳定、加快经济增长和更好地创造就业这三个方面。曾经不满于政府权力的政府如今也乐意让它们填补自身的经济治理不足——以至于一些立法机构似乎觉得一再发生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没什么大不了。

发达国家央行从来没有取得过如同现在的地位;它们之所以取得现在的地位,是因为在每一步上,替代方案对于社会来说都意味着更坏的结果。事实上,央行承担更多的责任与其说是因为渴望更大的权力,不如说是一种道德使命感,而大部分央行行长接受这一新角色和新曝光度十分不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