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大开钱界

纽波特海滩,加利福尼亚—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等经济学家称之为“长期衰退”。其他人称之为“日本化”。但他们都同意,在经历了太长时间发达经济体增长不足后,已经出线了巨大的长期风险,不但影响到这些国家的公民,也影响到全球经济的健康与稳定。

寻找降低增长不足风险者都同意,在所有可能的方案中,增加商业投资可以带来最大的不同。许多大中型公司已经令人注目地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其后的衰退所带来的巨大冲击中复苏,目前手握可投资于新厂房、设备和人员的资金。

事实上,在盈利能力处于或接近纪录水平的情况下,美国公司部门所持现金每个季度都在增加,达到了创纪录的高峰——在如今近零利率水平下几乎产生不了回报。此外,由于公司大大改善了经营效率、延长了债务期限,因此他它们所需要的预防性储蓄也比以前要低。

不管你如何看待,总体而言,发达经济体公私部门和多年来一样强健,美国就更不用说了。非金融企业实现了恢复力和灵活性兼具,这与世界范围内不少家庭和政府所面临的的情况——过度杠杆留下的后遗症——形成了鲜明对比。